从记事起就有你在身边,连说表妹两个字都觉得咬牙切齿嫌疏远了我们的关系。从小时候又打又吵到懂事了手挽手咬耳朵说小女孩的私密话,你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定义,都是我亲妹妹。
最想对你说的前天夜里都写在信里了,不过怕被你爸看到伤心就都只写了些俏皮话。这几天也一直负责在家各种装疯卖傻逗长辈开心,但是,我跟你说小傻逼,你姐姐这次真的他妈的难过极了。
撇开别的不说,我真恨小学时候和你吵架然后把你推到地上的自己。你弱不经风一根豆芽菜,一屁股坐下去就哭了,被我扶起来一说给你吃糖又笑了。小猫小狗都比你记仇。你为什么就不讨厌我?
都过着半斤八两的狗屎童年,成年后我却走运的多。听说你出事那天晚上我看到田野里一窜而过的两只小鹿,...

【JR文评】一千零一页&空位留存 —— by Last Solo

我痛哭,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八百件大好事才能一个月收获两篇堪获诺贝尔奖的文评😭😭😭
jo里人人之间都由奇妙的引力联系着,宇宙里的一万个平行世界,其中一定有一个能够通往仗露的快乐结局(´∀`*)

泉崎野:

—原作 @Last Solo 


—私心tag


—原文链接:


一千零一页:http://yuushaencore.lofter.com/post/234fa0_12b52b7a9


空位留存:http://yuushaencore.lofter.com/post/234fa0_caa029b...



【文评】巴黎症候群 Syndrome de paris——by Last Solo

我整个人跟收到喜欢男生情书的十五岁小姑娘似的傻乐了一晚了(꒦ິ⌑꒦ີ)!我要向苍天大地山川河流炫耀!
写作最奇妙一点就是,少年时期记录下的东西一百年后或许会得到另一个少年的回应。我试图借写同人说出种种本身的想法和感受,虽然落笔的当下没有回应,但很久之后总能被某一个人耐心聆听。这种互相信任的交流不能速成,但它是持久深刻的,获得回声的那一刻可以说是最幸福的事之一了。
再次谢谢你!;)

泉崎野:

-首先不是文,私心占了tag抱歉,这是第一次给喜欢的文写长评,来自 @Last Solo的旧文,原文🔗http://yuushaencore.lofter.com/post/234fa0_cd970de...

JOJO - 一千零一页

太神奇了,这一篇从四部还在播的时候就开始写,现在茸总出来了终于写好了……也算是给因仗露粉我的朋友们一个胶带,我祝贺我自己。

这是空位留存那个故事的前篇,一个极其慢热极其黏糊的恋爱预告,很长,时间点从四部结尾开始,是某个通往仗露结局的世界线 :)

希望你阅读愉快。


>>


妈咪,爱是啥呀。

八岁的东方仗助正趴在客厅茶几边的地毯上玩小汽车,因从一旁播放着的八点档电视剧对话中捕捉到了关键词而忽地抬起头来,一双求知欲旺盛的眼睛和小狗一样亮晶晶。

朋子小姐一边剥毛豆一边这样回答了他。


“仗助,你听好。”

“就算你捣蛋,不听话,把我的口...

自从领了徐徐回家我已经完全变成pyq一天三十八个小视频的愚蠢慈母...
不能吃糖的小毛崽,出生两个月就和兄弟姐妹分开来陪无趣的两脚兽生活。两脚兽还一天八小时不在家,动不动就想把你按住剪指甲
但这个两脚兽还是发自心底想和你一起度过所有好的坏的日子,健康成长,成为跨物种的一家人儿
也希望你可以稍微忍受一下两脚兽的笨拙和自以为是,毕竟这种动物已经孤独进化几千万年了,已经忘掉怎么样和大自然正常地相处了,请给我一点时间记起来吧
谢谢那天你第一个跑过来舔我手(´ω`)

恋与 - 一念之差

一个如果李泽言开的店不是Souvenir而是李老板小炒的脑洞,没有cp向嘻嘻

我尽力使他不是那么搞笑艺人了……


>>


李泽言眼中,食材和猫猫狗狗一样,不分高低贵贱,而且都比智人可爱得多。两毛五一斤的萝卜在白水里控制火候煮好了和鲜汤河豚并无差异,土豆过早切丝导致氧化发黑和微波炉转鲍鱼一样暴殄天物,八二年拉菲口感并不好,含进嘴里的前三秒涩得堪比明矾兑水,还不如喝加o宝。而人类就会糟蹋粮食,厚颜无耻,豺狼成性,不得善终。

二十五岁生日那年,史上最年轻CEO收到了亲妈从大陆另一端汇过来的一笔基金,看着留言栏那行“言言拿这笔钱去完成你开饭馆的梦想吧!妈咪永远支持你...

JOJO - A Mon Cher Chevalier / 致我亲爱的骑士

生日快乐,全法第一的波鲁那雷夫先生。

我这样渴望看到你幸福,快乐天真,变成四肢健全的老头,每天躺在沙发上和少年好友一起唠唠嗑看看橄榄球赛。但我知道这永远不可能,因为你是战士,剥夺你的剑等于剥夺你的尊严,唯有在战斗中死去才是最高荣耀。那么请至少知道,永远都会有人与你并肩。

原作走向+生存院,波花/花波无差前提


>>


 一直到登上回小镇的火车,用行李旮旯里摸出的四枚硬币买了一小袋马德莱娜蛋糕,对徐娘半老的乘务员阿姨抛了几个礼节性媚眼,波鲁那雷夫那股“突然能无障碍听懂周围人讲话了难不成是替身攻击?!”的不适感才稍微消退下去一点。

他看着窗外飞...

周末和鹿宝跑到虚脱,两天拍了七百多张,一修图又充满了能量。两位简直神仙眷侣!!大概因为是神仙所以对不上焦吧

打算印些照片做明信片,有人想要吗……我们拍得很辛苦的……(流下卖艺的五彩泪花

JOJO - 不奇妙的秘密行动组

  @扶正祛邪 最可爱的小傻乎乎宝贝77生日快乐!!!欠了好久的一个花波特工paro!

依然是通篇胡说拔道+私设满天飞


>>


“草莓大奶呼叫樱桃大嘴,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over。”

“大嘴收到,大嘴已就位,over。”

“汇报目标行动,over。”

“目标正在与一个身着冰o女王公主裙的小孩合照,后面还有三人等待。你那边情况?over。”

“所有快速通道票伪/造/件已经拿到,随时准备行动。顺便一提比起艾o莎我是o娜派的,over。”

“目标向三点钟方向移动,最近设施是飞天转椅,确认是否行动,over。”

”在西...

比起记忆里停止的,笑着的少年模样,我是那样渴望看到你毕业时傻乎乎的眼泪,为论文苦恼得直揪头发,婆婆妈妈纠正我平片假名不分的短信,为没来得及晾干而发霉的袜子发脾气,公司年会喝高抱着红绿灯狂吐,一点点松弛的腰腹肌肉,眼角爬出的皱纹。

狼狈不堪也好,失去十七岁的梦想也好,一起变成整天玩滚球游戏的糟老头也好。

都比只能在梦里见到的漂亮朋友,好一万倍。

一百万倍。


cher cerf:

De l'eau qui m'entourne, me rappelle un sincère ami, et son temps terminé dans sa jeunesse interminable.
我曾想也许水塔够高,他的一端时间确实是不流动的。


@Last Solo 充满文学气息的法语文案,我这个c1写作刚刚及格的人感到了文学的了不起。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