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啊仗助为我破坏花草树木啦இдஇ இдஇ இдஇ இдஇ  இдஇ இдஇ

cher cerf:

my 饱儿

En Route

这是我最向往的,最完整的,最充满可能性的,最可以用最多的最来形容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你 = @cher cerf 


 >>


13h41

SNCF的暑假大罢工照例开始了,上一班火车的迟到造成了每一班转车的连环延误。过分灼热的阳光混在人潮里,显得拥挤又令人心焦。你被滞留在车站,下一趟去小镇的车还要再等八个小时。你拖着一个半人高的大箱子不想久等,只好掏出手机找人拼车,漫长的载入后终于出现了一条提议。

你点开,头像的照片有点模糊,就算放大也看不太清楚。那是一张合照,上面两人都笑得灿烂。行程描述是典型的法式风格,比...

有人要代购阿花脖子上那条H家小丝巾吗我可以提供波总签名发票

cher cerf:

🌈🍒
有参考有参考

漂亮的手写体来自my @Last Solo 

JOJO - Kir à la Cerise

私设一堆的小短篇,看tag就能知道我对这两人执念多深。


>>

尖细的笔刷蘸饱了水彩,在纸上流水似的旋转,等画家提起笔,一家咖啡馆跃然纸上,一大盆鲜润的宽叶植物掩住半边玻璃窗,猫咪翘起的尾巴尖偷偷藏在转角的墙后边。

十岁的男孩儿看得入了迷。直到作画的人抬起头来,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还一边自来熟地伸手来摸自己脑袋,他这才慌张地倒退一步躲开,一边鞠躬一边不断重复着唯一会的那个法语单词:“吧咚!吧咚!”,末了抓着小书包背带急急忙忙跑出去几十米,环顾四周,高眉深目的洋人来来去去,哪还找得到半点父母的影子。

时近奥赛闭馆,游客和工作结束的当地人成群结队地涌进地铁,年轻的情侣等车闲...

对天上的遥控飞机许愿,今年的愿望是能多见一秒我的妹,肚揣所有的森林和小狗!

痛并渴痛:

@Last Solo 又一年啦,今年不知道能见几次,隔着半球各拿一片面包,吃个地球三明治吧!

铁杉树丛 - Beware of the wolf!/恶犬注意

首先我要感谢亲妹给我喂的这口假药,弱智小英雄和的组合真是360°把我心肝肺戳成筛子……

一篇Roman/Peter无差,根本不原作向,通篇胡说拔道。

请编剧去铁厂吃塑料袋拌泥。


>>


Godfrey研究所新任CEO是个奇怪的人,这是上至人力资源主管下到门卫看守小组人人皆知的事实。

一张只有米开朗基罗亲手用黄金刻刀才能雕凿出来的俊脸,两条长腿迈开来随时能一步跨上奥林匹亚神山山顶,一米九大几的个子被伦敦手工定制西装衬得像是从十三岁初中女生玛丽苏文里走出来的禁欲系总裁。再加上他眉眼之间过于亲密的距离而形成的气场,让人随时以为他会从腰间掏出把未来战...

JOJO - 广濑康一想过平静的生活

仗露

忙得循环去世还是摸了这篇,圣诞&新年快乐!


>>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吗,还是只有高中会这样?”

“永远如此。特别是,当和你关系最好的两个友人互相暗恋的时候。”


——《这个替身使者不太冷》


>>


“哎呀好巧康一君,我可以坐吗?”

眼看着面前这个多次强制配对成功并且无法卸载,比流氓软件还无耻的人气漫画家,一脸浩然正气拉开椅子紧挨在身旁坐下,广濑康一一个手抖把炒面面包里的馅挤了一身。

“露……露伴老师,你怎么进我们学校食堂来了……”

“今天是葡萄丘高中的开放日,作为一个可以观察我的挚友的难得机会,我当然...

JOJO - 深海终时

原本只是想写空条博士潜水奇遇记,然后就产出这个……

瞎用了广义相对论的水塔梗,承&花


>>


从海水表面下潜数公尺,穿过受阳光照射形成的温水层,海水的温度和密度开始发生急剧变化。前一秒还在眼前欣欣向荣的微生物群消失了,除了头灯那一道孤零零的光柱,只有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的,纯粹的黑暗。

他想起在十几分钟前拍到的稀有神仙鱼照片,在呼吸罩里露出一个很小的笑容。


接下来,在更深的海域里,会和第一次尝试浮出水面呼吸的独角鲸擦身而过吗。


孤独的,宛若神迹的巨大生物,从一千米的海底深渊里挣脱地心引力一路上游。眼前漆黑的海水慢慢慢慢一蓝再蓝,...

JOJO - 巴黎症候群/Syndrome de Paris

仗露。求别再屏蔽了我外链就是啦!

舍不得之前几位的评论TAT 重发加了来自两位亲友的绝赞插画,谢谢阿意和my甜妹!一次贴两张图我真是奢侈到爆(抱树大哭

P1 @杜王町花京院养殖中心

P2 @痛并渴痛 


>>


从东京起飞直到抵达,当地时间指向晚上九点。

长达十六个小时的漫长飞行穿越了整个欧亚大陆,穿越了黄昏线,穿越了黑压压的俄罗斯原始森林上空以及蓝如水晶的地中海。当成群结队的旅客离开机场走出廊桥,被大厅一侧巨大落地窗所投射进来的迟落的夕阳照了满眼,无论是抱着安然入睡的小女儿的夫妻,独自出行归来的白人少女,手提公文包西装革...

JOJO - 空位留存

一篇不太像糖的糖,我的仗露终于告白了可以R了……

29话够我吃到过年,啊,感谢苍天。


>>


再后来,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前一分钟才因一点破事吵嘴吵得大动干戈,互相扯着领子推推搡搡的对骂很快就升级成了上房揭瓦。嚣张地挥舞着拳头却始终没有真正落下的男孩儿终究败下阵来,气得憋红了耳根,眼眶里晶晶亮的东西像清晨汇聚在薄荷叶子尖儿上摇摇欲坠的那一大颗露水,被一个伪装成擦汗却装得相当失败的动作偷偷抹在了掌心。然后,突然说了一句。

“我要走了,露伴。”

……是吗太好了,我这就去买串鞭炮庆祝一下耳根清静。快给我消失。

漫画家当时好像是这样回答他的,边整理被扯得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