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Route

这是我最向往的,最完整的,最充满可能性的,最可以用最多的最来形容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你 = @cher cerf 



 >>


13h41

SNCF的暑假大罢工照例开始了,上一班火车的迟到造成了每一班转车的连环延误。过分灼热的阳光混在人潮里,显得拥挤又令人心焦。你被滞留在车站,下一趟去小镇的车还要再等八个小时。你拖着一个半人高的大箱子不想久等,只好掏出手机找人拼车,漫长的载入后终于出现了一条提议。

你点开,头像的照片有点模糊,就算放大也看不太清楚。那是一张合照,上面两人都笑得灿烂。行程描述是典型的法式风格,比研究生论文引言还要废话啰嗦的一段,你耐着性子从开头读起,在对方开始阐述老家橘子树今年收成还不错可就是养的小鸡胃口不太好的时候还是决定放弃,点了一旁预订座位的按钮。预估六小时的车程,包括休息站喝咖啡买体育杂志的闲侃时间在内,不算太久。

付完款没两分钟,电话就响了起来。

意料之中年轻男人的嗓音,是南部特有的,热烈又带着点酣畅的甜酒似的鼻音。他一上来先对你的加入表示了极其热情的欢迎,然后又一再反复确认了来接你的地点和到达时间。期间信号有点断断续续的,他在车里开了免提,你听见旁边有人说话的声音。你想应该是照片上的另一位。

“马上见,亲爱的小姐。”

他用像唱赞歌一样的语调这样说。


15h03

隔得老远你就看见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站在车旁冲你挥手,染的一头银发在阳光下闪得很夸张。他一路小跑过来帮你拎箱子,一个劲地埋怨如果早说就来车站里接你,不该让可爱的女孩在异国他乡拖和菲律宾大象一样重的行李。他为你拉开车门,副驾上坐的青年转过头来,摘下太阳镜对你微微一笑。是你曾最熟悉的东方面孔。

“很高兴认识你。”

他有好看的眉眼,嘴唇抿起笑得内敛又温柔。

你坐进车里,坐垫被晒得时间长了微微发烫。前座的人递过来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紫红的樱桃像沾着露水的玛瑙一样。

“早上的集市买的,很甜,我很喜欢。你尝尝。”

和旁边那个一开口比马达全开的活塞还要停不下来的法国佬不同,他说的都是些简短的句子。你猜他和你一样,说得并不是自己的母语,但都因为某一个原因留在了这里。

或许是傍晚时分蓝粉色的天空,或许是老城里狭长弯曲的石头路,或许是住家隔壁每早六点准时出炉的喷香面包。或许是驾驶座上坐着的那个笑声极富感染力的法国人,此刻正减缓了车速等一只鸽子过马路。

你拔掉樱桃梗放进嘴巴,他从后视镜里望向你。

如是故人归。


16h27

车里交替放着查理帕克和ACDC。奔波了大半天,紧张的神经得以放松下来。阳光像酿陈了的酒,使人在愉快的氛围里昏昏欲睡。你把那个绣着鸢尾花的小靠垫枕在脖子下面,合上眼睛。

开车的那个法国人一直在讲话,从参议院议员选举上的愚蠢举止到普朗克的单簧管奏鸣曲,吕克贝松的新电影,摩洛哥菜里的秘制薄荷酱,邻居家掉进泳池的猫。你想到车站中央那台出故障的自动讲故事机,阿提尔兰波的诗像滚出一百米的厕纸,遍地都是,没完没了。

当他说到在马赛酒吧里遇到的脱衣舞娘,一个激动音调拔得山高,立马招来旁边日本青年一记狂野的肘击,语气却还是温温和和的。

“轻点声,Pol。她在睡。”

法国人哼唧一声,乖乖闭上嘴巴。忍了二十秒没忍住,嗓音压得低低的继续讲起后续。

你终于沉入小憩,梦见在故乡老宅前,凤仙花盛开。


18h59

你醒来,车正在穿过大片大片的森林。太阳渐渐倾斜,眼角里全是耀眼的光。

你看见一只成年公鹿,一跃蹿进树林深处。那一瞬身姿优雅,犄角华丽,是画作里也不曾见过的完美无缺。


19h30

到达休息站,法国男人给车加满了油,和你们一起走进小超市里买东西。

他给每人买了一小盒夏威夷果冰淇淋,小熊软糖,一盒家庭装寿司。坐在高脚椅上一起吃的时候,日本青年对加州卷里白奶酪和牛油果的出现表现出了淋漓尽致的嫌弃和拒绝。

“Ils sont cons, les Français.”

他对你眨眨眼,彬彬有礼地说。


21h12

你们路经一个又一个沿途城市,万家灯火和天上的星星一同接二连三地亮起。

车上的CD放完了,广播调到古典乐频道,帕格尼尼的小提琴丝线般缠绕在空气里。

前面开车的换成了日本人,法国佬终于讲累了,银白色的脑袋靠在座椅背上一颠一颠。他的同伴把他脱下来的外套团起来塞在他脖子后面,手在收回来的时候被握住,在脸颊旁边停留了一秒。你猜那应该是一个落在手心里的亲吻。

夜幕全部降临,整条高速公路上只剩下前方一小片车灯。没有人再说话,你低头继续玩平板上的游戏。忽然听见车外除了引擎轰鸣,多了某种不寻常的声响。

你抬起脸,在窗外的夜色里,漫天焰火像整片银河坠落。


你想为眼前的盛景找到合适的词语,你回忆每一句在夏夜里读过的诗。你看见那两个几小时前还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眼睛里的光芒闪闪烁烁。他们和你一样又惊又喜,说,你看你看,那边还有,好漂亮啊。

这已经说尽全部了。


21h43

法国人从后备箱里替你搬出行李,凑过来一边一下吻了你的脸。他的同伴也走过来,给你拥抱。

之后的旅途也加油,会再见的。

他笑着说。



Bonne soirée. Bonne nuit. Bonne journée. Bon Saint-Amour. Bon Noël. Bon Nouvel An. Bon tous les jours jusqu'à la fin du monde.

Et surtout, bon anniversaire, ma chérie d'amour.


评论
热度(19)
  1. cher cerfLast Solo 转载了此文字
    笑到眼泪流出来,一辈子也不会想忘记这段好旅程。生命里碰见了可爱的人,这真是浪漫得像长诗一样。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