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X时生】白色恋人

**这篇是用来给暗恋对象告白的 所以tag什么的都不标 觉得这个CP不能接受的请千万不要点开来看好吗!!!千万不要!!!!!携列祖列宗谢您了!!


>>


身体做出反应的动作远远超出了思考的速度。等他混乱的思维稍微清醒分毫,对面的人已经倒了下去。新鲜的血顺着刀刃往下流,接触到皮肤的瞬间烫得他松开了手。

脑海中尖锐的耳鸣几欲将神经撕裂。那一瞬间他感到铺天盖地的孤独。


穿白衬衫的男孩站在离他那么远的地方。


>>


时生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正如当初,事情一旦开了头便排山倒海让人猝不及防。向来处事不惊的少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好比一个人好端端走在大街上,一块砖头猛然兜头砸下来。阳光依然剧烈,视网膜刺痛。

他看着警笛呼啸而来,他看着伤者被担架抬上救护车,他看着那个人被铐住手腕推进警车,他看着他最后回过头来,眼神荒凉。

天色渐暗,视野里的一切都开始闪闪烁烁。周围嘈杂的人群不知何时慢慢散开,就好像几小时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晃而过的幻觉。心脏里有某种物质被一丝一丝抽出来。

他模模糊糊听见那个矮他一头的少年轻声喊他名字。

“——时生,都结束了。”

一直紧握着的拳头缓慢松开,掌心已经印下了极深的痕迹。


有一种噩梦,一做就是一辈子。


>>


川西第一眼见到时生就不喜欢他。

始终在笑着的,开朗又温和的少年。总是穿着质地良好的白衬衫,下摆扎进校服西裤里,隐隐显出少年发育期青涩瘦削的腰身。

似乎没有什么能够破坏他,总会和初夏阳光联系在一起的,看过去理应不应存在于这个乌烟瘴气的学校里的。

——这样的辰川时生。

有钱人家的小白脸,说话用着装腔作势的敬语。十有八九是跟父母赌气扬言要体验不良少年的生活才会转来铃兰。干起架来的一身好功夫肯定也是从小高价聘请的空手道先生一招一式教授,和他们这些跌打滚爬出来一身脏污的地痞流氓完全不一样。


和他完全不一样。


那天在又黑又窄的杂物间里,当他把少年的白衬衫撕开毫无顾忌地撞进他生涩的身体。他看见了他的眼泪。

由于拼命忍耐痛楚而紧紧皱着眉头的时生。衣衫不整的时生。不再有笑容的哭泣着的时生。被他破坏了的时生。

川西从来对男人都没有兴趣。但唯独这个男孩,死死咬住嘴唇的屈辱神情让他无法控制住澎湃而至的兽性。他抓住男孩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在黑暗里,那张好看的脸上有某种东西破碎了。

“前辈,请你——求你停下来……拜托……”

川西根本没有理睬,故意加大的冲撞频率让男孩剩下的哀求全变成了词不成句的淫靡呻吟。

最后的高潮来临。心理上激越的破坏欲甚至已经远压过射精的快感。他战栗着,把这股毁灭性的欲望全部爆发在了男孩干净的身体里。

他终于弄脏了他。


从那之后这件事情就成了家常便饭。

无论是肮脏的厕所,天台角落,还是水房隔间。他不知道为什么时生从来都会选择相信那些破绽百出的借口。那孩子善良得让人心生恨意。

他把男孩的脖颈上吮咬得斑痕累累,他掐着他的腰,心情近乎病态地狠狠抽送着青筋暴起的欲望。男孩瞳仁里的苦苦支撑逐渐分崩离析。


即使是这样,第二天见面也会扯出笑容向他打招呼的时生。


有天,川西掐灭手中的烟对他说。

“辰川,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让我很烦。”

时生愣了愣,没有回答。川西的目光暗了下去,语气变得生硬。

“都是装的,对不对。辰川。你整个人都在装,对不对?”

“川西前辈——”


——你以为你都承受过些什么?!你以为这些东西就叫痛苦吗?!


时生平静地挡下对方怒吼着向他挥来的拳头。什么都没有说,然后很慢很慢地,他抬起手臂,拥抱住了折磨了他那么久的男人。

随着男孩温暖的体温覆盖上来,川西的嗓音最终崩溃。


“知道吗。我嫉妒你,辰川。”


>>


——你是我永远,永远无法成为的光芒。


>>


美藤的死讯传来,川西成了杀人犯。

在劳教所暗无天日的整整两年里,时生是会去看他的唯一一个。


川西话不多,每次探视多半都是时生在说些铃兰发生的事情。比如今天A班的山下打掉了C班吉野的最后一颗牙,比如校长突发奇想翻修了那座万年不喷水的喷泉,比如愚人节那天不晓得谁把学校大门漆成了粉红色。


隔着一大片玻璃窗,对面的男孩逐渐成长。青春期的少年手脚拔长得飞快,有时只隔了一个月,坐在那里的时生看起来已经比上次见面成熟许多。 还是那件劳伦白衬衫,还是那清秀的眉眼。干干净净地笑着,就好像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难以启齿的争端和不快。


而在失去了那些仅有的联系之后,隔着一层玻璃,少年看起来像隔开整整两个世界一样遥不可及。


终于有一天,川西说。

辰川君,以后别再来了。


>>


后来再见到时生,是一年以后。

初次见面的狼狈情形并不令人愉快。整个世界也早就不再是几年前他记忆中的样子。似乎所有事情纷纷脱离了他的生活轨迹,飞速向前疾驶着。周遭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唯一没有忘记他的,还是当年死者的手下,追在他身后高呼着血债血偿。


刺眼的阳光把他逼得无路可逃。他看到他的男孩就在那里。男孩却已经长大了,不属于他了。


他第一次觉得,时生笑起来原来是那么好看的。


>>


“时生。”

被唤到了名字的少年转过身去,看见那个神色始终阴沉的男人站在自己身后。是他长久以来所有噩梦的源头。川西这么多年来从未这样直呼他的名字。

此时男人的目光却是他从未见过的柔和。

“原谅我。时生。”

“川西前辈——”

少年一向沉稳的眼神有了一瞬间的动摇。他的不安被对方尽收眼底。男人露出一个近乎哀伤的微笑,然后凑近少年的身体,嘴唇在他耳畔轻轻开合。

吐出的字句宛若某种解咒。时生的眼泪无声地落下来。


“去吧。去过没有我的人生。”


>>

我的恋人。你自由了。



评论(5)
热度(6)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