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 - 不奇妙的秘密行动组

  @扶正祛邪 最可爱的小傻乎乎宝贝77生日快乐!!!欠了好久的一个花波特工paro!

依然是通篇胡说拔道+私设满天飞


>>


“草莓大奶呼叫樱桃大嘴,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over。”

“大嘴收到,大嘴已就位,over。”

“汇报目标行动,over。”

“目标正在与一个身着冰o女王公主裙的小孩合照,后面还有三人等待。你那边情况?over。”

“所有快速通道票伪造件已经拿到,随时准备行动。顺便一提比起艾o莎我是o娜派的,over。”

“目标向三点钟方向移动,最近设施是飞天转椅,确认是否行动,over。”

”在西部爆米花商店前碰头,我给你也买了一份,附近人多不方便,先关对讲了,over。“

“等等,我没讲完,over。“

“什么?”

“我是大和抚子派的,over。”


总部打电话来的时候波鲁纳雷夫正在闷头睡大觉,花京院两手紧握游戏控制杆正对着残血的老boss狂按R1,用耳朵和肩膀夹着听筒,用尽可能最严肃最恭敬的语气应着那一头交代任务的联系人,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上垂死挣扎的怪,眯成两条危险的线。

“上个月黑进了军火系统的那位是吗……是,我记得。有进展了吗……祝贺您。……啊……是,那里我们熟悉,Pol有年票。……周日没有安排……是,可以。……嗯,我之后转达给他。……嗯,还是老账户,对。……那,合作愉快。”

打了通宵游戏的日本顶级特工挂了电话,看着屏幕上化成烟灰消失的boss露出一个愉快的笑。他放下手柄,抬起头望向客厅门口,没睡醒的同居室友兼老搭档靠在门框上向自己投来不明所以的眼神。他走过去,按法国人一贯的早安方式贴了贴他的脸颊。

“早上好,Pol。上面买单请我们去迪o尼。”

“……???什么总部终于拔毛犒劳我们了吗呜呜!我怎么跟你说的花京院,老美这一套工作法放在我们法国根本上不了台,分分钟一整条香榭丽舍都给你罢工罢得黑灯瞎火的,更别提什么……”

日本人面带微笑地打断了他。

“还记得上个月黑进军火库把两百箱M60订单改成了两万只新泽西州农场原生鸡崽儿的哥们吗?”

“记得!记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该不会这次把新订那批反装甲步枪换成猴面包树精油了吧哈哈哈哈哈!!”

“没那么糟,Pol。上面追踪到他了,真名叫Q,是在迪o尼乐园上班的演员。”

“……没有比这更糟的了。”

从小立志游历世界所有主题公园和梦幻城堡,人生第一伟愿是建立波波乐园的波波特工,露出了非常悲伤的表情。

 

此时此刻这个悲伤的表情又挂在了波鲁纳雷夫的脸上。

目标就在眼前不到半米的地方,正在和一群排队中的小孩嘻嘻哈哈地玩拍手游戏。理应说这个攻击范围和这个毫无戒备的放松状态都是有利于行动的最佳时机,但问题在于,这位让中央情报局火烧屁股忙活了大半个月的优秀黑客Q先生身上,穿着一套完整的小熊o尼玩偶服。

一个头上戴着蛋糕帽的女孩子跑过去拉拉玩偶的手,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o尼先生,今天是我的七岁生日。你等会儿有空吗,可以陪我一起去玩碰碰车吗?”

小熊o尼动作傻乎乎地点点头。虽然看不到玩偶服里面Q先生的表情,但波鲁纳雷夫怎么都觉得他一定是比圣诞老人更加和善地笑着的。

小姑娘伸出了小拇指。

“拉勾勾哦!”

小手和根本没有手指的一团布手套碰在一起。

草莓大奶特工生平第一次在面对小熊o尼的时候,心情好沉重。


“喂Pol,现在开始对表了哦?指针走到一刻就行动,我给你断后——”

“不行啊!我做不到!游乐园可是小孩子梦想的快乐世界啊!?在孩子们的美梦里打昏小熊o尼这种事情我根本做不到啊!”

“看我干什么!你以为这么残忍的事情我就能做到吗!?”

“你这个人好扭曲啊!小女孩看到可能会再也不想当公主了的!”

“你可以的波鲁纳雷夫,你的剑术可是可以消去特o普总统发梢分岔的剑术!那么我数到三就开始行动,一,二——”

“呜呜呜我我我……!!!”

可怜的法国人紧紧闭上眼,使劲在脑海里把小熊o尼的形象替换成无关紧要的路边消防栓,摆出了冲刺的预备姿势。

“——三!”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Allons-y噢噢噢噢噢!!!!!”


草莓大奶特工一把拉起樱桃大嘴特工的手,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与小熊o尼擦肩而过,冲向了飞天转椅。


飞天转椅,真好玩。

法国人想。


……

日本人想。



“别走那么快啊花京院?你生气了?我来想办法补救,不要不理我啊!任务一定可以圆满完成的,我们可是去年最佳搭档金杯获得者哦?”

“……求你记清楚一点,那是脱口秀比赛。”

“也没差啦!好啦不生气啦!让我来猜猜我的好搭档现在在想什么~~~”

“想打爆你的头。”

“……是吗,原来想吃一个甜甜的上面有糖渍樱桃的鲜奶冰淇淋吗,那就满足你的愿望吧!”

不知是因为那个神奇地忽然出现眼前的甜筒,还是因为甜筒后面那张表情十分狗腿的傻脸,花京院笑了。他拎起樱桃梗往嘴巴里一放,用食指挑起一点奶油飞快地抹在搭档漂亮的鼻梁上。

“方案变更,Pol。”


Q先生今天运气有点背。一早起来脖子落枕,中午吃工作餐咬到舌头,现在又和一个虎背熊腰的白头发大个子迎面撞上,被糊了一身粘乎乎的冰淇淋。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路!我有手绢,陪你去卫生间弄点水处理一下吧!”

说着伸过结实的手臂来十分亲昵地搂住了肩膀,里面的Q先生作为一个合格的高阶程序员,手无缚鸡之力地被人拎进了厕所,连门口那块写着“暂停使用”的牌子都没来得及注意,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花京院从门后走出来,把人从玩偶服里剥出来五花大绑,一边行云流水地打着绳结一边对搭档挥挥手。

“好啦,这边交给我。还有个小姑娘在等你陪她过生日呢。”

波鲁纳雷夫看着这位多年的同伴,他几乎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完美的代名词:谦和,沉稳,风度翩翩。至于那些熬夜后的黑眼圈和坏脾气,无伤大雅的阴暗念头,来自少年时期尚未磨平的心气,打游戏时飙的脏话,黑暗里遮掩的软弱,都被一块丝绒布盖在上面。

他获得了把它亲手揭开的特权,也有幸看到了更多的,闪闪发光的东西。


情感丰富的法国人在走出厕所的时候笑容满面地用力吸了吸鼻子。



“樱桃大嘴呼叫草莓大奶,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over。”

“大奶收到,大奶收到,over。”

“你完事了快回来,总部来人已经把目标接走了,over。”

“我刚把衣服换了,在往你那边去的路上。现在的小女孩真猛,我觉得我屁股裂成了两瓣,over。”

“我觉得每个人的屁股都是两瓣,over。”

“我还想玩啊!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么回去太亏了吧!over!”

“那你再猜一次我现在在想什么,猜中了就一起待到烟火大会。over。”

“诶你们日本人真喜欢让别人猜心意啊~~~『波鲁纳雷夫真是超帅der如果我是女人肯定和他睡觉』?over。”

“错了,回家洗碗吧。over。”


“我错了!我错了!刚才开玩笑的!!冰淇淋都买好了!!”

对讲机频道的信号灯灭了,熟悉的大嗓门从面前的人群某处响起。他的搭档高举这两支甜筒从人堆里挤出来,手腕上还蠢兮兮地拴着一大串的彩色气球,随着挥舞的胳膊在空中高高扬起。

“别挥啦,老远就看到了。走吧。”

花京院掏出厚厚一叠快速通道票塞进他的口袋里。




Fin.



评论
热度(19)
  1. 扶正祛邪Last Solo 转载了此文字
    我赞爆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爱死了!!!!!!!怎么...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