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要让他们亲亲怎么了!!!!!

补了CROWS才发现这才是真的恶心啊 看夕阳请吃饭算个屁!上一秒打成一团下一秒抱成一团男人的友情我不懂

给自己&妹的粮 just a 段子 不亲不行。海老冢大当家二当家万岁


>>

桐岛看着眼前的状况,隐隐约约感觉自己被驴了。


去飞镖店看新来服务生小妹顺带喝啤酒的主意是春道想出来的,桐岛打算照例三人一起去但正好本城在天台睡觉,扛不住春道满地打滚的请求就先和杉原一起去了店里。同行的还有安田和亚久津一帮。不良们喝着喝着就兴了,在春道的提议下玩起了勇敢者游戏。

首先抓阄的是安田。矮个少年看着手里的纸条瞬间脸就白得像个新鲜尸生人。他在众人沉默的凝视中缓缓站起来,走向旁边一桌形似山口组的彪形大汉,颤巍巍地拍了拍其中一人的光头。大汉转过身一把揪起安田领子把他拎到半空。

“你他妈搞啥呢?!”

“我……………………选瓜。”


接下来没一个走运的。亚久津倒立着用哆啦A梦的调子唱完了北国之春,坊屋抽到的是“向在场任意女性询问是否需要痔疮膏”然后被服务生小妹怒扇耳光,杉原也在劫难逃,绕着吧台一边跑圈一边念了整整十遍的“スモモも桃も桃のうち 桃もスモモももものうち”。

风水轮流转,这回轮到桐岛了。

刺猬头男孩慢慢摊开手里的纸条,上面的指令是:

打出门遇到的第一个人一嘴巴,然后亲他。

少年一闭眼心想没准还遇上个漂亮姑娘就生米熟饭了呢于是深吸一口气往外走,自然也没管躲在一旁偷偷打电话的坊屋。然而世界对有些人总是恶意满满,他刚出门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阪东。


>>

阪东用霸道总裁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

桐岛想都没想,一巴掌挥了上去。


>>

正补着午觉却被夺命连环call叫醒的本城觉得这绝对不是个好兆头。

“PON!不好啦!!!出事啦!!!!!”

某个金发蠢蛋的声音在电话里七拐八拐都变了调,本城打了个哈欠拿起掉在地上的口罩拍拍。

“干——哈——嘛?春道你又被姑娘刷耳光啦?”

“你怎么知道——啊但不是因为这个!!!出大事啦!!你快来!!!”

“……到底怎么啦。”

戴好口罩的少年揉着眼睛打算往沙发上倒,听到最后一句直接光速平移下楼。

“……我们在玩游戏。Hiromi可能要亲个谁。再晚就迟了。”


于是当本城冲出校门一路狂奔到飞镖店门口,看到了这样奇迹般的一幕。


>>

然后,还没等本城从“等等阪东老贱人是干啥来的为什么脸肿起来了哇Hiromi你亲亲技术也这么一流啊不对我靠你亲阪东啦你不要吧你啊啊啊啊啊?!!!!!”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桐岛大步跨上前扯下他的口罩,脸直接凑了上去。

只有短短几秒,可少年觉得整个宇宙所有轨道都停转了。


在阳光下,褐色的瞳仁像流动的星星一样明亮。


本城想。

为什么是不闭眼睛的呢。


>>

再然后,桐岛一脸平静地回到店里宣布任务完成,顺便跟气急败坏满头冒烟的武装大尾巴狼定了个单挑日期。一群人开了两箱啤酒边喝边玩飞镖直到半夜,后来关于这次勇敢者游戏的经过谁都没再提过。

至于为什么喝酒从不上脸的Hiromi会耳朵红了一整晚,也没别人知道。


评论(8)
热度(9)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