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死队】GUN&CAT

Rambo苏死我了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老爷年轻时能那么可爱……why啊……(陷入沉思

本篇的Barney用了第一滴血里的设定 年轻时参加过越战这样

希望喜欢!


BarneyXChristmas

Christmas是只猫。


>>

这是一个发生在平行世界里的故事。


那年造成数十万人丧生的越战还未开始,那年街头攒动的人流还在呼吁着民族平等废除种族隔离。时代掀起的巨大变迁有时候会是平和的,而更多的是血流成河的教训,如同单向行驶的时间那般无法挽回。

那年的Barney ROSS还不是看什么都一副抬不动眼皮的模样——他是刚满成年的年轻军人。脸庞瘦削,腰背健壮。短短的卷发散发着一股蓬勃野草的气味。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像是能倒映出这世界上所有闪闪发光的东西。

还未完全从青涩骨骼中蜕变而出的男孩,拆装枪械多次刷新军营记录,野外实战中硬生生用拳头打死一头饥饿的熊。他往那里一站,就好像整个国家的地盘以他脚下为轴心向外扩张。

“你会成为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Barney。”

他的教官曾半开玩笑地对他予以这样的褒奖。

不善言辞的男孩眨眨眼睛,微微扬起他独特的厚嘴唇笑起来。


平安夜那天正好轮到Barney站岗。时至半夜,庆祝节日的喧嚷声渐渐平复下去,他穿着厚厚的棉衣站在那里,呼出的每一口气几乎都能冻成一团大白云砸在地上。

他发怔地想着服完兵役以后的生活:他会把家门口那家纺织店的女儿娶回家,那个姑娘金色的头发堪比他童年时见过最广阔的麦田。他会开一个加油站同时兼修汽车引擎,谁都知道他有多么喜欢那些散发着汽油味的铁家伙。他会成为一个年轻的爸爸,给他的大儿子买很多介绍兵器的图画册,一页一页告诉他这是你老爹曾经最爱的型号。他会——

就在想得出神的时候,一个细细的声音打断了他。

男孩低下头去,一只黑色的幼猫停在他的脚边。边用毛茸茸的尾巴卷过他的小腿,边抬起脸看着他发出细嫩的叫声。

“走开啦,我没吃的给你。”

男孩小声说。好像默认那猫能听得懂人话似的。

小黑猫盯着他。大大的圆眼睛在黑暗中放大了瞳孔,歪着头看上去无辜得要命。

“走开。”

男孩跺了跺脚。

小东西不但没被吓到,反而不高兴似的又连着叫唤了几声。Barney有点无奈,耐着性子按下嗓子说。

“我站岗呢。现在身上没有吃的,除非你等我结束。回宿舍给你拿。”

小野猫喵了一声似乎是妥协了,然后就在年轻战士的脚边趴下来蜷成了一个球。


离开故乡那么久,十八岁男孩胸腔里那汹涌的孤独感第一次得以静止了。


又过了好几个小时,前来换班的战友看到大个子Barney抱着一个灰黑色的毛团走下岗台,他的背影在晨曦中看起来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就这样,Barney在军营中养起了猫。

由于是圣诞节那天带回来的,他给这只猫取名Christmas。

他回到宿舍后才看清,在逐渐明亮起来的光线里,猫咪的眼睛呈现出一种清澈的蓝灰色,瞳影深深如同有家乡的河流深藏其中。


如果除去洗澡时抓伤Barney共计二十八次,在Barney床上撒尿共计十七次,抓烂Barney的被单共计两床这些的话,Christmas总体来说还算是很听话的。

Barney结束训练后回到宿舍里就会和他的猫说话。说明天体能考试是一百二十个俯卧撑,说新换的教官是个傻逼我真想打烂他脸,说今天趁着实弹射击的机会终于摸到了梦寐以求的M60。

在这期间,Christmas就会睁着那双蓝灰色的圆眼睛盯着他看。好像是要把他每个字都转换成画面装进那个脑容量不大的小脑袋里一样。


男孩和他的猫咪一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Christmas很快就从一只喝奶都吐的猫崽变成了一只比狗都能吃的成年公猫,而青春期的少年更是手脚拔长飞快,眼看着那腰背上便渐渐隆起漂亮的肌肉,呈现出一种完美的流线形。

有一些事情的发生不在于事情的本身,而在于它给人们所带来的改变。

那双宛如玻璃弹珠制成的眼睛成了带有魔法的水晶球,在那里记录了少年蜕茧而出,成为真正战士的全部经过。


Barney把他的猫抱起来举到半空,对它说。

“Christmas,等我今年退役回家,我就每天给你买最贵的小牛肉干。”

可惜成年黑猫对牛肉并没有什么兴趣,或者是海拔过高以至于心情不好,它伸出爪子挠了他的脸。


然而,战争总能轻而易举地摧毁所有的魔法。1964年,东京湾事件爆发。美方总统下令对北越进行大规模轰炸,甚至动辄了特种兵部队介入越战。Barney再也没有等到回家买牛肉干喂猫的那一天。

登上去往河内市飞机的前一天晚上,他解开了系在Christmas脖子上的项圈。

黑猫以一种无辜的,带着困惑的眼神望着他。年轻的军人嗓音暗哑,他低声说。

“走吧。”

它轻轻地叫了一声,走过来用脸蹭他宽厚的手掌。男人的眼泪差一点失控,他推开它的脸,又说了一遍。

“去过你自己的日子。走吧。”

他狠下心站起身,让自己不再去看那双在黑暗中水光闪闪的圆眼睛。他背过身向宿舍的方向走去。迈出几步后又敛住,回过身看见它仍然跟在他的身后。

它又叫了一声。发音哀伤如同唤他的名字。

军人重新蹲下来,最后一次摸了它毛茸茸的脑袋。黑猫身上还散发着他自己用的沐浴露清香。

他对它说。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只要你再出现,我一定会认出你。”

他说。

再见,Christmas。


这场带有侵略意味并且非正义的战争最后以失败告终。幸存回国的军人已经不再年轻,昔日的男孩并没有成为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

当年特种部队的军营已经被白宫下令夷为平地建成了农场,Barney在那片陌生的土地上,傻乎乎地站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等来那一声熟悉的叫唤。于是他回到暂时租住的房间里,背起枪和军刀再次离开。


直到二十年后的一天,他遇见一个同样和圣诞节重名的英国男人。他笑起来会露出小虎牙。他的脾气偶尔很暴躁。他会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后。

最重要的是。

他的眼睛是一模一样的蓝灰色。


评论(1)
热度(40)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