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死队】The Black Parade

BarneyXChristmas

看完死亡录像IV以后突发奇想写的 生化和EX都是我喜欢到不行的片 就带入了一下 其实只是在苏

到最后已经完全不晓得自己搞了啥玩意儿出来 反正也是摸鱼 就这样吧


>>

凌晨一点骤降暴雨。突如其来的十级强风警报。

六名特种兵组成的突击小队离开被雨水灌满的汽艇,攀着左舷的缆绳爬上游轮。他们把湿透了的笨重救生衣脱下来,扔进巨大螺旋桨卷起的浪潮里。救生衣和充气皮艇一起在漆黑的海水里飞速旋转着,转瞬就失去了踪迹。

甲板上七横八竖地躺着些面目全非的人,血大概已经被雨水冲干净了,金属板的夹缝里还留着点暗沉的颜色。摇摇晃晃的大船上只剩下雨声,除此之外平静得让人心悸。

“Nice day。”

Barney低声说。他的英国兵很快接了下句。

“要不要一起数星星?”

“乐意之至。不过得先把那些东西清理干净。”

队长向驾驶舱的铁门抬起眼示意。瑞典男人和小个子一起,跨过遍地尸体走向船舱阀门。英国大兵提了提飞镖扣环,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

【那些东西。】


自从两个月前非洲某个村子里的狗吃了只不知从哪叼来的死耗子,整个世界就变成了现在这个疯狂的样子。股价崩盘,军火走私,暴力经营,医疗机构失信,街道上死尸横行,新闻滚动条显示的感染人数直线上升。挚友射杀挚友,母亲啃食儿子,前一晚还在和你耳鬓厮磨的恋人下一秒就会咬下你脖子上的肉。生者惶惶不可终日。

而Barney从联络人那接到的任务也渐渐从“干掉那个伊拉克军火商二十万美金你七我三”变成了“一百万英镑预付你们清理这个镇,活的死的只要能动一个别留”。世界重心逐渐向一个不可逆转的方向偏移,活人死去,死人复生,瘟疫像野火一样蔓延,连刚上学的小女孩都开始学着如何用斧头敲碎一个成年壮汉的脑袋。你可以试图想象一下那个场景——


“——真是美不胜收。”

当阀门终于被旋开,舱内令人作呕的气味和大群丧失思维的非生命体蜂拥而出,从外露的喉管里发出混沌不清的嘶嚎。迎接它们的是新买来的火焰喷射器,Caesar一边对准那些看不清五官的脸扫射一边大声吼了出来。半分钟后舱门口便铺开了满满一地不能食用的天然烧烤,发出的刺鼻味道让这几个身经百战的军人都皱起了眉。

大块头黑人转过身对队长比了个拇指。

“Clear!”

英国兵端着枪从那些焦黑的死尸身上跨过去,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老搭档。

“Barney,快点儿。我开始想家了。”

“You got it。”

负责断后的老兵跟在队伍的最后进入了船舱,沉厚的嗓音和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微笑一起融入黑暗里。


Christmas感到自己的右肩膀被一秒不停的机枪后座力震得快要失去知觉,因为【那些东西】实在是太他妈的多了。

根据提供的情报,这艘船原本是艘载着两千余名游客驶往西西里岛的豪华游轮,却被带着疫情的人混了进来,为期一周的航程变成了一场封闭式的屠杀。接到求助的上级为了防止在船靠岸之后造成进一步扩大的感染,便雇敢死队在确认船上情况后直接将这几千个病毒源炸沉在大西洋里。

而每个人都清楚,按Barney的性格,如果不把船搜个底朝天是绝不会轻易按下开关的。


身处的走廊暂时被清空了,能听见隔了几个拐弯的远处发出连续不断的枪声。或许是Toll,也有可能是Yang。他也不知道现在Barney离他有多远。这时,隔间里突然发出的细微呻吟让英国男人紧张起来。

他握住刀,尽量轻地呼吸着,走过去旋转门的把手。做好了和那些随时可能从里面冲出来的,长相丑陋气味难闻的活死人来个正面接触的准备之后,他很慢很慢地推开了门。呻吟声停止了。

那里等待他的是意料之外的寂静。

一个人影在墙角蜷缩成一团,是个女孩,正从膝盖间闪烁着眼睛望向他。她满眼血丝,脸色灰暗,看上去刚刚大哭了一场。

Christmas松了一口气。

“嗨,我是来带你出去旳。你受伤了吗?”

“……”

“你说什么?”

他尽可能让自己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不是那么凶狠。向前迈了一步。

“……别……”

“不要担心,我不会伤害——”

“……就在……这里……”

英国男人还未来得及思考这几个单词本身的含义,另一边角落的黑暗里就有什么东西带着一股恶臭扑了上来。

眨眼的功夫,他狂乱地扣动了扳机。

黑血喷了一脸,一具死透了的尸体应声倒下。一旁的另一个现在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Christmas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这家伙,它脸上的肉萎缩得像个正在腐烂的骷髅,令人作呕的气息喷在他的皮肤上。

他抽出刀——这次对准了喉咙,冲击力的速度足够削下一条狗的头。然后,不知名的脑袋掉在了脚边。然而下一秒又有一个从身后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拼命扭转身。枪口抵上了那玩意儿太阳穴的位置。

——只要一秒——

他脑中急速闪过一些画面,这下几乎是快笑出来了,他狠狠扣动扳机。

可怕的,咔哒一声。

枪膛空了。

于此同时,震耳欲聋的几声枪响,脖子上让人窒息的力道忽然消失了,他转过脸来,他多年以来的老搭档站在身后,机枪枪管飘出的白烟在黑暗里像鬼魂一样。

大兵对他露齿一笑,算是道谢。接着回过身向女孩伸出手。

“快!时间不多了!跟我走!”

她浑身哆嗦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她总算是慢慢伸出手,握住了他的。

Christmas这才清楚地看到,在那过于苍白的手腕上,有一块鲜血淋漓的咬伤。

Barney的声音听起来陡然失去了一如既往的冷静。

“Lee!!!放手!她被感染了!!”

那个女孩——不,不如说是【那个东西】——五官猛地扭曲了,它如同某类兽似的裂开嘴向Christmas扑过来,他的胆汁从胃里往喉咙里翻涌。一阵剧痛。肮脏的破碎的牙齿深深扎进了他手臂的肌肉里。

枪声像是很久很久之后才响起。它的脸被打烂,像堆垃圾那样倒在地上。

还未变黑的血淌了出来。

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Barney看着他。长时间的,就好像在等待这个噩梦苏醒那般的看着他。他试图开合嘴唇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他的大兵流着血。他的身体深处有东西碎了。


【10%】


老兵拿起对讲机,Christmas第一次听见他的嗓音在抖。

“计划提前。炸了这该死的船。我们该走了。”


英国男人平视着他的队长,用听上去尽可能轻松的语气说。

“你不能这么做,你知道规矩的。”

“我知道。”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Lee。”

“我会像疯狗一样弄死你们所有人。”

“……”

“到时候我根本不会记得你是谁。所以。”

他抓住他有力的手腕,抬起他手里的枪口对准自己的眉心。

“别让我变成那鬼样。不然我会恨死你。”

他的队长任他抓着手中的枪,一动不动地望着他正在死去的男孩。唇角由于绷紧的神经而微微震颤。

Christmas几乎是咆哮了。

“——开枪!!!”

Barney没有回答。他闭上眼,手指搭上了扳机。

英国兵呼出一口气,有些哀伤地笑了。


就在他以为一切即将结束的瞬间,对方最终还是放开了手。


【20%】


Barney从自己衬衫下摆撕下布条,绕了几道紧紧扎住了Christmas感染以上的部位以减缓病毒扩散,他把步枪换上新的弹夹塞到他手里,又从腰带栓的枪套里抽出一支。身后走廊里重新响起了活死人特有的,拖着后腿摩擦地面的脚步声。

他的目光在昏暗的光线里看过去是毋庸置疑的。

“Lee,我带你回家。”


撤退的过程还算顺利。偶尔射击途中Christmas会突然停下动作,Barney就立刻赶过来把他周围的东西清理掉,等到他的大兵再次抬起头,所见到的脸色都比前一次所看到的更加灰暗。他强制地拉过他的手,掏出笨重的戒指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Lucky ring on。”

英国男人没有反驳,只是勉强弯了弯嘴唇。


【35%】


两人和队员汇合后便一起去船舷降下救生船,大家看到Christmas的伤都没有说什么,只有最容易流露感情的瑞典士兵在大雨中重重吸了一下鼻子。他们一个接一个跳进海水里,轮到Christmas的时候,闪电从空中劈下来,这回他从一旁密封窗的倒影中看清了自己的脸。

他的面色发青。他的眼睛血红。他的薄唇变得乌黑。

他笑起来。那一个平常的笑容看上去已然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在镜像倒影里对上了Barney的眼神。于是英国军人猛地转过了身去。吼声被暴雨淹没,微弱得不堪一击。

“现在你高兴了?!我看起来已经是个怪物!!”

老兵脸上全是狼狈的雨水,可Christmas凭直觉感到他在流泪。他伸出手盖住同伴充血的蓝眼睛。语调里是不可诉说的难过。

“会没事的,Lee。你会没事的。”

他在铺天盖地的雨声里紧紧拥抱他体温逐渐褪去的身体。身后就是深不见底的湍急海浪。

距离爆炸还有十秒。


【60%】


他至少还能感受到他掌心是暖的。


冰凉刺骨的海水让Christmas飞速丧失的意识恢复了一些,他被队友合力拖上救生艇,一张曾经英俊的脸已经毫无血色。那艘噩梦一样的游轮在他们眼前炸开,卷起的冲天火光和碎片漫天飞舞,他突然意识到那些连续的爆炸声听上去变得不是那么刺耳了。与之相反的,一切感知都在远离身体的同时,还有快要把他击垮的剧痛在每一根血管里猛烈颠簸。

他死死抿住嘴唇,长睫毛因为忍受过分的痛苦而颤抖不止。一个词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然后再一次。

“Barney……”

他甚至记不清这个名字本身的代表的是什么。


雨忽然停了。


被反反义复叫着名字的军人死死攥紧了拳头。他看见月光在那蓝灰色眼瞳深处死亡。他看见黑漆漆的海水里有什么在闪烁,那里落下整整一条银河带的倒影。

他几乎无法呼吸了。

他对他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话。

“Lee,你看那些星星……你看——”


【85%】


老兵脸上之前一切动摇的痛苦的神情都消失了。他握住枪托,打开保险栓。他用枪口抵住他的太阳穴,然后维持着这个姿势俯下身去贴上了同伴僵硬的冰冷的嘴唇。

他睁开没有瞳孔的眼睛。


【99%】


他扣动了扳机。



评论(7)
热度(39)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