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零】不良就该有不良的样子每天不务正业你们还算乌鸦吗

一群十七八岁的青春期男生聚在一起,除了打架赌博吃肉,总还是会有荷尔蒙分泌过盛的时候。比如说现在,这帮铃兰不良分子们正在讨论女人。

“筒本啊,听说你最近泡了个挺可爱的妞?”

“看不出来啊拖把头!没在理发店做发型的时候多认识几个吗??”

“呃……不是这样的忠太前辈……”

“少罗里吧嗦的!看看人家源治!除了琉香酱,每天都有年轻女人给他做便当——”

“滚。那是我后妈。”

“源治桑~你看那边izaki好像生气了哦~”

“再讲我就打穿你的脸。”

“比起那个,我可是看见有天牧濑和女孩子约会呢。”

“噢——我还以为除了小凛凛那个高度面部识别障碍之外再也不会有人把你当人类对待了呢——”

“喂,蠢猩猩,我有两张爬行动物展览票哦送给你吧吼吼吼吼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

“小心我戳爆你的鼻孔好不好三上学你不要太过分了!!!”

“——你叫我啥?我是你豪大爷啊白痴——”

十几个少年闹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铃兰高校很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么如梦似幻的和谐场景了。不过在GPS从地下团伙转为主力军后,事实就是如此。

在这群人中,只有两个人一眼不发地坐着抽闷烟。一个是染了金发的伊崎瞬,另一个就是冷着张清秀的娃娃脸,眉头皱成一团的芹泽多摩雄。很不幸地,谈话的矛头很快就转了过来。

“伊崎,别老是苦着张脸嘛!来嘛笑一个笑一个。”

“哦呀难道说,果然是因为——”

“源治桑和琉香酱的事——”

“在❤吃❤醋❤”

“……老子废了你们!!!!”

眼看着又要动手,劝架小天使辰川时生赶紧上前拦住傲娇魂爆发的金发男人,飞快地转移话题。

“话说回来,好像从没见过多摩雄和女孩子约会呀。”

话音刚落就被四周气温极低的自家老大狠狠瞪了一眼,时生连忙对他做“没办法为了劝架我只能牺牲一下你”的口型。神烦兄弟根本无所谓各种嘴炮引发的蝴蝶效应,很高兴又找到了新的调侃对象,自然而然地又开始唱双簧。

“我说时生君,俺们老大对你——”

“你懂的时生君!”

“哪有功夫再找其他女孩子——”

“你懂的时生君!”

芹泽一个飞踢将一脸看破红尘万事本相的真·三上学踹到大气层外和人造卫星比翼双飞,站起身目光沉静地在白衬衫少年身上扫过,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终于开了口。


“其实吧,我明天要和时生的妹妹约会。”


噼里啪啦一大片下巴砸地上的声音。

源治和伊崎手里夹着的烟一下就掉了地,牧濑一听见“一抹多”这个词立刻产生了世人皆知的生理反射,勇次将治忠太三人争先恐后的颜艺一个比一个惊世骇俗,而时生,感觉自己刚被摘除不久的脑瘤又有了死而复生东山再起的势头。

整整一分钟死一般的寂静之后,被揍飞的三上学顽强地爬回了地球。

“老大……你还真是那啥不流外人田……”

“你怎么能留下时生君一个人守活寡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好狠心哪老大……”

“你想和你弟一起飞吗?”

“明天几点在哪里!!!俺去给你在路边放蜈蚣!!”

“……你还是留着自己补充蛋白质吧不用谢。”

“时生……初中的时候你可没说过你有个妹妹啊你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时生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和你没有关系。”

一片混乱中,时生天打雷劈地愣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脑里反反复复想着同一件事。

【我的妹妹……是谁?】


“你妹妹,不就是你嘛。时生。”

芹泽兴高采烈地嚼着刚烤好的香肠,油顺着嘴角留下来滴在脏兮兮的花衬衫上。时生也顾不上拿纸巾给他擦嘴,抓住这熊孩子的肩膀拼命晃。

“不要随便做这种决定啊多摩雄!!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多摩雄吗多摩雄!!”

“谁让你当着那么多人面挖苦我没女朋友。”

百兽之王撇着嘴,委屈万分一副“我才是受害人”的嘴脸盯着时生。白衣少年被这眼神盯得欲哭无泪。

“我都跟你说了当时只是为了劝架嘛!要是双胞胎真和伊崎打起来了就很难拉开了啊!”

“我才不管。”

芹泽无所谓地摊摊手,又拿起一根烤肠塞嘴里嚼嚼嚼,然后口齿不清地宣布。

“反正明天我要和你妹约会,讲好了。”

“多摩雄你明明知道我是独生子!!!”

“时生你看!天上那朵云长得好像章鱼烧哦!”

时生和多摩雄认识了三年,从未有哪一刻有现在这么想拍死他。


辰川时生非常纠结。

虽然在外面也有认识的女孩子可以带来救场,但他一点都不想看到多摩雄那个蠢货和其他女生拉拉小手约会的模样,即使是假装的也不行。

他的内心在“自己的清白”和“多摩雄的面子”之间做了很久很久的抉择,最后也不晓得哪根筋扭着了,他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后者。虽然很久之后他发现对于那个单细胞生物来说,面子这种东西就像泷谷的智商一样无关紧要——爱谁谁拿去。

因为时生就是这么一个,无论从任何意义来说,都喜欢为他人着想的好人。


他决定亲自上阵。


时生咬牙切齿地去找那个该死的始作俑者。那人正在快乐地丢着大型飞镖。

“时生!!!你看我刚才连续三次中了10环!!!”

“多摩雄你给我闭嘴。”

“时生好凶。”

眼看着芹泽的即将启动终极技能【两眼无神耍赖大法·以不变应万变】,向来吃软不吃硬的时生只好再一次举双手投降。他心平气和地坐在开肠破肚的烂沙发上,和某只大型猫科类生物展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对话。

“多摩雄,我问你,你介不介意我妹妹比你高?”

“随便。”

“你是要制服还是便装?”

“随便。”

“你喜欢素颜还是浓妆?”

“随便。”

“指甲油的颜色呢?”

“随便。”

白衣少年抽搐着嘴角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我家妹妹,可不可以是平胸?”

“……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芹泽再也忍不住了,扔了飞镖直接翻到地上笑的惊天动地死去活来捶地不止。


时生看着那只一边满地乱滚一边喘着气狂笑道“时生哈哈哈哈你也有这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不许穿高跟鞋啊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的炸毛小动物,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作者你他妈在凑字数吧?!


第二天很快就来了。

芹泽穿了一双时生借给他的厚跟短靴,还是那件多年来只洗了一次(就是这天晚上洗的)的花衬衫,把乱七八糟的长发全部扎了起来束在脑后,露出一张轮廓清晰的脸。蓄了好几个月的胡子被刮的干干净净。

这时候的芹泽,还是三年前刚入铃兰时青涩暴逆的少年,眼神一如当初收敛了强大气场的沉静。

来到约定的咖啡馆门口,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配平底球鞋,扎着两个辫子的,显得非常高大的,女生。就算穿了八厘米的高跟靴,少年和这人一比,还是矮下去小半个头。

而这个女生,长了一张和辰川时生一模一样,不,就是辰川时生的脸。

芹泽很镇定地双手插兜向他点点头,早就在心里乐得直打嗝。

“哟,来的好早,时子。”


在街角把头齐刷刷伸出一排的不良少年们为了一睹时生妹妹芳容,早就备好了高倍望远镜。

“哥!时生君的妹妹好高她会不会是EVA变的?!”

“放屁!那是辰川家遗传!就像你长这么帅还不多亏老哥我的优良基因!”

“妹妹锁骨上有颗痣hshshshshs——哈啊——呃啊——”

“痴汉人猿拜托控制一下好不好!!老大的女人也敢意淫你想在坟头放香蕉吗?!”

牧濑的头被三上兄弟其中之一狠狠敲了一下。

“不过时生的妹妹和时生君真的长的超级像耶!”

“动作也超像呢!真不愧是妹妹!”

“话说今天,没见到时生啊?”

“养了三年的老大跟自家妹妹搞上了时生君不会想不开了吧——”

“呜呜时生君挺住!弟兄们在你身后!you are not alone!”

“双胞胎你们积点口德会死吗!!!!”

军师用打地鼠的残暴力道殴打了兄弟俩的脑袋。三上学立刻发出抗议。

“痛!!你要死啊猪太郎!!!”

“嘘——!!小声点!时子往这边看过来了!!”


时生微笑着拍了一下芹泽的肩,压低了声音说道。

“多摩雄,对我妹妹意下如何?”

“噗——”少年均匀地喷了他一脸,然后用棒读语气深情地朗诵道,“好想就这样,和你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

“这话你什么时候说都行,别今天。”

时生抬头往街角张望了一眼,装作没看到那排往回缩的脑袋,有些无奈地笑了。

“那帮家伙,还真是一个不落的全跑来看了啊。”

“别管他们了,我好饿。”

芹泽的眼睛早就粘到食品柜上去了,他习惯性扯着对方的衣角就往咖啡厅里冲,穿着女装的小少爷笑得一脸灿烂,捏起嗓子不急不忙地学着女生的腔调。

“阿诺,今天出来匆忙忘带钱包了❤不过像芹泽君这么亚萨西的男生,不会让女孩子买单的对不对❤”

芹泽立刻有了一种缩回娘腹的冲动。时生笑嘻嘻地主动挽起他的手,走进咖啡馆。


他们一进去,以双胞胎兄弟为首的一群人立刻就从墙角冲出来,在咖啡馆的玻璃窗下围成一大圈。

“时时时子坐下来翘腿的姿势好sexy喔喔hshshshshs!”

“谁打电话给国立动物园就说这里有只发情的猩猩。”

“啧啧,不愧是百兽之王。择偶标准都那么不同于常人。”

“拜托不要说得像是动物世界旁白一样好不好……等等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们见过哪个姑娘二头肌那么发达的?”

“锵——”

“我听说表面抖S的人其实内心都有着被践踏被凌辱被虐待的渴望,你们说俺们老大会不会就属于这种……”

“不我不相信!!!前辈绝对不是这种人——!!!!”

日本柔道冠军哭着挠烂了墙。


除了和时生交往之外(如果真的可以把这种投食和被投食的关系称为交往的话)感情经验为零的芹泽一直不能理解,恋爱中的男女在约会时究竟能聊些什么。就像现在这个状况。

隔着两份猪排饭的距离,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发短信。

【多摩雄你吃饱了没?】

【暂时不饿。】

【所以现在不聊点什么吗?外面可是有一群人在看戏哪。】

【我不要听你用女声讲话。】

【那就你说话,我听着。】

【我不要。】

【晚上请你吃烤肉。自助的。】

芹泽立刻把手机放回桌上,清清嗓子开始讲话。

“那个……时子,你要请我吃烤肉吗?”

时生正在仪态万方地拿着水杯喝水,猛地就呛住了。


外面的人搞不清楚状况,看着这尴尬的场面早就急的抓耳挠腮。好不容易看见芹泽开了口,却万万没想到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爱护学长的感动日本第一好后辈筒本将治不能忍了,掏出手机开始打字。

几秒过后芹泽收到了一条被惊叹号充斥了的短信。

【前辈!!!!!肢体接触!!!!!!!】

肢体接触啊……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思考,机智的芹泽说道。

“啊,时子,你想……和我玩过肩摔吗?”

时生正在微笑的嘴角一抖,一个用力捏碎了玻璃杯。


“哥!!!她果然是EVA变的!!!!”

三上豪吓得惨叫一声直接猴在了双胞胎哥哥身上。

“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们阻止不了惨剧的发生啊,豪。”

做哥哥的痛心疾首地捂着脸,回抱住弟弟。出了馊主意的筒本正在被勇次和忠太痛打。只有牧濑不挑食,趴在玻璃窗上盯着时生裙下露出的小腿流了一地哈喇子。


时生瞄了一眼窗外混乱的场景,对着芹泽偷偷做口型。

“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吧,多摩雄。”


其实转移了阵地之后的状况完全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并排走路时,偏偏有个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足矣让百兽之王颜面扫地的身高差。

铃兰全校皆知的,绝对不能碰的,芹泽的痛处:一个是矮,一个是穷。

此时此刻的百兽就有种自铲耳光的感觉。时生比自己高那是天经地义——因为时生无论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天经地义。但至少现在走在旁边的,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女朋友。这个女朋友依然不给面子地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于是他拧着眉头一脸深仇大恨地跟在时生后面走,有点后悔干嘛要搞出这么一个建议来折腾自己。

【早知道就呆在基地不出来了,冰柜里还冻着时生昨天刚买的肉串呢。】


这时候,有个让人听了就闹心的声音,从身后不合时宜地响起了。


“哟,还真来约会了啊,筋肉人。”

“关你屁事。”

芹泽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一边回嘴一边回过头,看见了非常微妙的一幕。

泷谷源治和伊崎瞬并排走在一起,源治手里拎了个大大的购物袋,伊崎依然拗着张俊脸写满了不情愿。他的左手和源治的右手时不时地碰在一起,但就是不好意思牵上。

【你们是幼儿园毕业的小学生吗!!!!!】

芹泽在心里发出嚎叫。

源治这不知好歹的小子径直走到了穿着白裙扎着辫子的时生面前。

“你就是时生的……妹妹?”

他用一种小学生念拼音课本的专注眼神阅读着时生的脸,吓得芹泽冷汗逆流成河。连忙上前去一把挽住少年的手,把他从源治扫描仪般犀利的目光里拉了出来。

时生很淡定地捏着嗓子细声说道。

“初次见面,我叫辰川时子,请多指教。”

源治依然不依不挠地打量着他。芹泽抓着时生的手渐渐湿透。

【系马达——!!!老子快都忘了这家伙和时生是初中同学……要是被他识破老子就不做人啦啊啊啊啊干脆直接打死他算啦反正伊崎在旁边还能伪装成家暴的假象——】

黑社会的大少爷终于收回了目光,认认真真地对穿着裙子的时生欠了欠身。

“失礼了。泷谷源治,是你哥哥的初中同学,请带我向他问好。”


说到底,所谓的黑道少爷,也就是个笨蛋而已。


告别了(约会中的)铃兰首席夫妻之后,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公园附近。

当然,看戏的那群人也没有跟丢,一步不落地在他们身后躲着时刻观察战况。

“他们究竟要跟多久?时生我想吃肉……”

时生姑娘笑得十分好看。他把声音压低在芹泽耳边悄悄说道。

“我觉得啊,多摩雄。要是你不做点什么,他们是不会甘心的呀。”

“诶?”

少年一脸困惑地抬了抬眉毛。


关爱智障儿童,不,关爱智障老大成长小分队成员们激动得都快昏过去了。

“噢噢噢噢时子对老大笑了!!!!他们还说悄悄话!!!!”

“你丫声音小点他们会听到啦!”

“都到这一步了,我就使出我的杀手锏吧。”

“并没人对你的杀手锏感兴趣,大猩猩。”

“那啥,我觉得吧——”

将治摸了摸自己引以为豪的墩布头,再次提出了为关爱智障前辈成长事业添砖加瓦的建议。


一分钟之后,芹泽的手机上又收到了一条署名为筒本将治的短信。

简洁明了的两个字,附加一大堆数不胜数的惊叹号。

【亲她!!!!!!!!!!!!!!!!】

少年眨巴着大眼盯着这两个字看了一会儿。

然后他站到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第一次用俯视的角度看到对方温和的面容。是这三年来,一直在身边触手可及,比自己还要熟悉的那个人。他最珍惜,最依赖的那个人。

缓缓攀上嘴角的笑意在渐渐沉下的夕阳余晖中显得无比温暖并且明亮。

清澈干净的黑色瞳孔里敛入天地灵动的光。

“时生。”

百兽之王轻轻念出对方的名字,然后俯下脸去。


————fin————



 
评论(1)
热度(46)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