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uXTaka】三个段子

今天效率有点高。。。为了自家CP努力码字的感觉真是soooo great 虽然还有两页的rapport没有写完 还得继续修罗去哭哭

第三遍R18有 就这一次!请不要关我小黑屋啊啊啊拜托了我以后再也不乱发QAQQQ

这段时间一起萌这对的同好数量好像增殖了。。谢谢你们的点赞和回复你们都是我的源泉啊谢谢!


【眼泪】

有一个爱哭鼻子的同伴实在算不上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被夸奖会哭,生气了吵不过会哭,写不出歌会哭,就连吃饭一不小心咬到舌头的时候也会哭。并且还不是那种捂着嘴巴吸吸鼻子小家碧玉惹人怜爱的抽噎,而是那种鼻涕眼泪双管齐下惊天动地响彻云霄把三里地外老母鸡吓出蛋来的,毫无形象的嚎啕。

当山下亨打开门,赫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呜哇诶诶诶诶诶诶Toru我们该怎么办是好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卷发男孩一头栽进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的队长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明液体糊在新买的劳伦黑衬衫上浸湿一大片,好在自从两人相识之后山下就做好了每天手洗衣服的觉悟,所以此刻并不需要多花功夫来思考“啊啊这件又报废了”之类,只是下意识地收紧手臂抱紧了怀里的人。

他非常讨厌Taka哭。

Toru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精忠报国的三好青年,不怕苦不怕累,硬是凑齐了一群愣头青小毛孩组成乐队一路闯得风生水起。在成员们看来,队长的小学国语课本里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不可能这三个字。但唯独这件事,是他确确实实束手无策的。

在此之前山下也确实烦恼着这样那样的事情,比如乐队是否能继续下去,比如就算不解散主音吉他的空缺又该有谁来替补。但是此时此刻,远远胜于那所有困难加起来的,仅仅只有让Taka停止哭泣这一件事而已。


“怎么办啊Toru呜呜呜呜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要完蛋了啊呜呜呜呜呜呃咳咳咳——”

怀里的少年哭得呛到了气管,猛然开始剧烈的咳嗽,要把血从心脏里咳出来那样,身体颤抖得不能自持。

年轻的队长用一种温柔的力道轻轻拍着他的背。


他以一种很平和的语气说,没事的。别哭了。


男孩渐渐止住了咳嗽,慢慢抬起头,Toru终于看清了那张脸上的表情。

满脸都是眼泪,那双清亮的黑眼睛全哭得红肿,氤氲水汽里浸着受到巨大打击后的慌乱和不知所措,像极了被暴雨淋湿又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迷路的弃猫。男孩还在一抖一抖地抽鼻子,嚅动着嘴唇想说些什么,然而同伴伸出手轻轻盖在了他的眼睛上。

深不可测的黑暗被温暖的掌心覆盖,不知是属于谁的温度从身体深处一路绵延而上。

他听见他清晰的声音。

“我在这里。”


世界仿佛小了。


从最初相遇起,他就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低着头唱歌的小个子少年露出笑容。——虽然是相当傻气的笑容,足以让他想起家乡街道上的阳光。那是他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

所以当他哭泣的时候,自己的战斗力也会像阴天的云层一样随着大雨全盘崩溃。如果看不到那个笑容,无论是再微小的困难都会成为步履维艰的阻碍。这是Toru永远不会承认的事实。

而在那之后,他便又是那个无所不能的Leader了。


【接吻】

Toru已经睡着了。趴在工作台上,安稳地处在浅眠之中,从肩到背部的流畅线条随着呼吸频率小幅度地起伏着。录音软件还没关掉,自动节拍器一下下发出有规律的嗒嗒声。

小主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盯着那人的睡相看了几秒,无缘无故地有点恼火。

要说的话,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与醒时总是一副看起来打不起精神的模样不同,干净的五官敛去了平日里有意无意散发出来的痞气之后,显得非常清澈。和睡相极其糟糕的自己相比,山下无论何时何处都能保持着像王子一样优雅的睡颜。实在是令人火大。

更让Taka生气的是,这人呈w形状的嘴唇此时正微微上翘,似乎是梦见了什么愉快的事情,一个非常温柔的笑容在唇角成型。

【梦到谁了啊?!】

少年气恼地嘟囔着,慢慢俯下身,凑近熟睡的人耳边。

“Toru。”

理所当然的没有回应。

“Toru,是我啊。”

这次稍微提高了声音,不过也仅仅是自己能勉强听见的音量而已。那人还是没有动静,某一瞬间Taka产生了对方嘴角笑意加深了的错觉。于是他更来火了。

【到底梦到谁了!】

“Toru,我亲你了啊。”

少年一字一句发出告诫。就好像他这样说,对方就会一字不落地在梦里梦见一样。

还是没有回应。

经过再三的确认,少年凑近再凑近,动作艰难地将嘴唇贴了上去。

完全出乎意料的柔软并且温暖。

唇上那一小块温热的触感像是激起了细小的电流,顺着连接心脏的那根血管直抵身体深处,心脏跳动频率的开关宛如被什么人猛地调到最高档一般,少年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软软的,温柔的。没有抗拒的。连无意识的接吻都能感觉到的,非把他惯得横行霸道才罢休的宠溺。

只一次就已经让他上瘾了的,Toru的嘴唇。

“……Toru,我要用舌头了啊。”

睡梦中的人赶在对方再一次亲吻上来之前,在确定那男孩看不到的距离间,无声地翘起了唇角。


【女装】

>>

当自家主唱穿着短裙把自己脖子压下来亲吻的时候,Toru心想这世界的道德伦理全要完蛋了。

说起来都是自作孽不可活,全都是因为两天前一不小心告诉了Taka有关于自己高中初恋女友的事情,就被这个占有欲世界一等一的家伙牢记于心足足念叨了两天两夜。而这天晚上,这个脑回路奇特的变态直接穿着女装出现在了面前。

>>

少年被黑色高筒袜包裹着的小腿有意无意地勾在对方的膝盖后侧磨蹭,湿润的舌尖顺着自家队长线条好看的嘴唇边缘缓缓划过,脸上带着恶意满满的笑容。

“你的初恋女友,有没有这样亲过你?”

金发男人有点无奈地看着他,伸手试图把不安分的毛茸茸脑袋按住给他一点恶作剧的惩罚,然而被少年反应迅速地躲开。勾在脖颈后的双手增加了些许力道,强制自己不得不弯下腰来,少年饱满的嘴唇又贴了上来,温软的舌头沿着唇线一下下撩拨,酥麻细小的痒意迅速向神经末梢蔓延,在试图回应的时刻却退离而出,最后还轻咬了咬对方翘起的上唇结束了这个挑逗意味浓重的邀吻。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自制力一流的队长眯起眼终于开口,嗓子已经哑了。

少年的视线落下去又转回来,笑得很开心。他用膝盖去蹭对方两腿之间已经起了反应的部位,隔着牛仔裤依然有灼热的温度传递出来。主唱男孩故意皱起眉做出沮丧的表情,还是掩盖不住语气里满到外溢的愉快。

“对女孩子硬了,Toru真是色情啊。”

“对这样的女孩子没反应,你是不是觉得我性无能?”

那几个关键的音节被金发男人咬得格外重,少年歪歪脑袋故意忽略了那声音里的危险气息,后退几步往床上一坐,叉开细长的双腿把短裙往上撩到一个足够让人浮想联翩的部位。

“真没办法啊~接下来Toru想要怎么样呢?在床上?在地上?还是去浴室?”

“明天一早还有通告。我不觉得做到天亮是明智的选择。”

无视掉对方面无表情下努力克制着什么的语气,少年抬起腿去勾自家队长的腰。酣甜的嗓音里充斥着火上浇油的意味。

“这样可是会让女孩子失望的呢Toru。和初恋女友在一起的时候你也会拒绝她吗?”

年轻的队长手臂撑在床沿俯下身来,一言不发地望着他的眼睛,瞳孔背着光显出意味不明的深沉。两个人鼻尖维持着最后一毫米的距离,那少年微微勾了下嘴角,侧过脸去将嘴唇抵在对方的耳畔,以一种极其隐晦的方式,刻意加入了撒娇口吻的声线轻轻唤出他的名字。男孩好听甜软的嗓音像一剂打入四肢百骸的毒药。

“山下君,我想要。”

所有理智轰然倒塌。

>>

森田贵宽那张天真的娃娃脸下藏着一个无恶不作的路西法,只有在Toru面前才会一览无遗地展现出来。或者说,其实那才是他的本性也无可厚非。

他以一个色情的姿势跨坐在金发男人的身上,挺翘的臀部顺着男人欲望的弧度起起落落,交合处滚烫的温度弥漫在每一寸空气里,胸腔里流泻而出的青涩喘息,听起来就像是幼兽的呜咽。

“舒服……Toru……那里再深……呜——”

“别吵……”

后半句带着满足和颤抖的呻吟被自家队长的嘴唇堵回口中,男人起茧的手指用抚摸琴弦一般温柔的力道轻轻划过少年因情欲而涨红的脸颊,最后停留在下颚处柔软的皮肤上,非常轻柔地摩挲着。

“阿贵啊……”

“干嘛……你也稍微动一动啦变态……你那比平时硬多了别以为我感觉不出来——嗯啊……”

明明是抱怨的语调听上去却偏偏有种撒娇的意味,话音未落句尾就被一下顶进身体深处的动作淹没,似乎是被触到了敏感点的少年没抑制住声音——或者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抑制住自己色气到让人崩溃的嗓音,从喉咙里发出酥软的一声呻吟。

“——Toru混蛋……”

金发男人又一次用嘴唇封住了他还未出口的埋怨,唇舌交缠的亲吻同时翻身把那少年压在身下,深深浅浅的抽送每一下都恰到好处地顶到甬道尽头,耳边全是少年压在喉咙深处迷乱低吟的喘息和交合处黏腻羞耻的水声。

年轻的队长压低了声线如同一块柔软的磁石。

“不要把你自己和别人比。”

动作停顿了短暂的几秒,少年将近临界点的敏感身体一下子失去了重心般地开始轻颤,清澈的黑眼睛里目光因为难受而失焦,神情迷离地出声呼唤对方的名字。

“Toru——”

回应他的是深深深深的亲吻和拥抱,以及更加激烈的大幅度冲撞。让人失去理智的快感像激流一样淹没了他。

在意识沦为一片空白之前,他听见的是那个人的声音。

“能让我想这样做的,也只有你而已。”


 
评论(10)
热度(48)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