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时速一千颗

仗亿友情向

祝我们亿泰生日快乐,早日吃遍全世界的好吃的!


>>


“喂喂喂仗助起床!超大情报——!!!!”

周一一大早就被挚友的夺命连环门铃按醒,已经嫌弃了无数次“不要再每天到我家门口来等我上学好吗你是写小纸条约定下课一起尿尿的小学女生吗”但一律无效,在对方的顽固坚持下只好双手投降接受现实的史上第一好脾气不良,在几分钟之后终于顶着一个蓬乱的鸟窝头出来开了门,一边揉眼睛一边满头冒着迷糊泡泡。

“……你发疯啦亿泰……冰饮店就算出了新品也不会现在开门吧……”

“不是冰淇淋的事啦!!我是刚刚听到早间新闻——啊仗助你听我说哇!”

“你就好烦啊,我在听啦。我先刷牙,桌上有老妈刚烤的面包圈,你想吃就拿唷。”

“喔喔——阿姨早上好!阿姨今天也很漂亮!谢谢阿姨!我开动了!”

人高马大的不良少年在玄关小心翼翼地脱了鞋摆放整齐,跟在好友身后进了屋在厨房顺了个早餐后又跟进卫生间,连珠炮式的一通照例问好就把朋子女士乐得又往正在煎着的培根饼里多加了两个蛋。东方仗助边挤牙膏边从镜子里看了一眼,一秒前还是完整的面包圈只剩下了满脸满嘴的屑。

“邋遢死了亿泰,嘴巴左边。——不对,镜子的右边才是你的左边啦。”

“……哦!你竟然这都知道真厉害啊仗助!”

不,是连这个都不知道的你更厉害啊亿泰。少年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也懒得再吐槽,对着镜子把牙刷塞进嘴里上下刷了起来。身后那个记忆比金鱼种族里最弱智的那条还要少两秒的好友在兜兜转转扯了一大堆闲话以后才想起了原本要说的事。


“——啊,对了对了!早间新闻说后天晚上!!有超大流星雨喔仗助!!”

“……”

“超大!!一起去看吧仗助!!!”

少年满嘴泡沫地鼓着腮帮,仰起脖子吐掉最后一口漱口水,语气和好友奋力挥舞四肢的慷慨激昂形成了鲜明反差。

“那种预报,一般都不太准的啦!而且城市里光源太多,就算有也很难看到的说。”

“诶——!!!”

“是啦,听说山里倒是可以,但是等一整夜可能都看不到一颗也是很正常的事喔。”

“什么竟然这么麻烦吗……!!!”

面恶心善的亿泰同学一下子被反差巨大的失落感应声击倒,比起当时得知康一和由花子打啵的消息还要有过之无不及,眨巴几下眼睛就红了眼眶。正在仔细往头上抹发胶的少年从镜子里看到挚友的这副表情,手一抖就挤了长长一条出来。

“……我说,也没必要哭吧!只是星星而已啊,你是女生吗!”

“呜……小时候有和大哥一起看流星的约定,那天因为老爹发病错过了……我还以为这次可以……呜呃呃呃……”

眼见着对方嘴一咧就要露出特别丑的哭相,东方仗助刚还誓死不从的心顿时就软成了一只刚出生的连走路都跌倒的小黄鸡。

“哇啊——不要哭啊!我陪你去就是了!”

“……可,可是你不是说看不到的吗……”

“去山里露营的话,几率会比较大!去碰碰运气也好哇!”


把头发梳回了原形的男孩儿转过身对好友比了个拇指,笑嘻嘻的模样比那个新鲜出炉的面包圈还要暖暖烘烘。


>>


于是后来,两人翘了下午的最后一堂课,提着鼓鼓囊囊的登山包一前一后地爬上了仗助刚买的那辆越野机车。崭新的引擎发出酣畅淋漓的轰响横穿整个杜王町,盖过了两个高中生音节嚣张的嬉笑打闹,惊起一片停在铁塔上打瞌睡的鸟。


那天天气很好,金黄的稻田飞速从眼角连片擦过,云朵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投下湛蓝的阴影,远处的雪山终年不化,弯弯曲曲的公路指向无尽的远方。日光倾泻。

坐在后座的少年牢牢环着前面那人的腰,在安全头盔里拼命地睁大眼看着这一切在眼前活生生展开,然后如同流影一般倒退。风声在耳边呼啸着铺天盖地,只能扯起嗓子大喊才能勉强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啊——我说仗助——啊——!!”

“干——嘛——!!”

“我好高兴哇——!!!”

“听不见——你说啥——???”

“天气——这么——好——一定能——看到星星——吧——!!!”

“是啊——”


这一声还没附和完,头顶的天空忽然全暗了,远方那一大片黑乎乎的乌云以一种神挡杀神的架势压了过来。

“什………………???”


轰隆隆。唰——

哗啦啦啦啦啦啦啦。


真是晴空劈叉。晴空劈叉。晴空劈叉……?

被劈头盖脸的天降暴雨淋得跟刚从尼加拉瓜大瀑布下捞出的狗一样的虹村亿泰,呈一个空白的表情定格在那儿,就连后脑勺下面两根常年屹立不倒的天线也软趴趴地耷拉下来。

少年空空的脑袋里只剩唯一一个能够学以致用的好像还记得不太对的成语反反复复地回荡。

……晴空劈叉,果然可怕。


出门不看天气预报,果然可怕。

同样被淋得透湿的东方仗助在公路旁的停车坪把摩托熄了火,看着自己脚上那双号称使用听莫扎特D大调小步舞曲长大的小牛牛皮制作的纯手工意大利皮鞋被烂泥和雨水糊得如同一堆回收再利用的乐色,一大早拿着量角器拗出的发梢与额角最完美的68.7°黄金分割角更是毫无悬念地完蛋了,像吸饱了水的丝瓜瓤那样的一大坨压在前额滴滴答答。

心如死灰的男孩儿作出决定,从明天起,要向吉良吉影学习,准时收听杜王町Radio FM101.1。


夏末的最后一阵暴雨来得气势汹汹,像是要把这个夏天降水量不多的委屈全都补回来似的。一直到淅淅沥沥转停,才发现一弯月牙不知何时已静悄悄挂上了天空。

一场雨下完加上没有了太阳的温度,气温陡降了一个季节的差距。亿泰整个人抱着硕大的登山包窝在角落瑟瑟发抖,鼻尖上一大滴亮晶晶的不明物体摇摇欲坠,刚想张口说什么就被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取而代之。

“——啊啾!”

“……呜呜呜仗助你能不能想想办——啊啾!!”

“……冻……冻死了……啊,啊,啊——啊啾——!”

失去了头型的尊严以后就有些萎靡不振的少年靠在车旁,又好笑又担心地看着打喷嚏打出自带鬼畜音效的同伴。

“……带的毛巾全用来擦干了,现在都是湿的。——不然,我还带了睡衣和换洗用的平角裤,你都先套上?”

“咦可以吗!那仗助你怎么办?”

“你都拿去啦,我不怕冷……的说。”

少年摆摆手,使劲咬着牙根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抖得太明显,可从骨头里打颤的寒意还是使在句末破了功。


就像上课打瞌睡即将被老师的粉笔头砸过来的前一秒总会被课桌下偷偷贴上大腿的一罐冰可乐惊醒。就像找不到的橡皮突然又崭新地出现在了笔袋里。就像每次在天台睡午觉醒来,挚友总会坐在旁边的位置翻着杂志,投落下的阴影不偏不倚地正好盖住了那过于眩目的阳光。

大脑没有转弯选项的笨蛋这一次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见对方一脸诚恳便放了心,打开行李翻找起来。


“刚雨下那么大,山上一定都是泥,会滑坡也说不定……但现在这样骑车回去一吹风肯定会生病的说,怎么办喔我们——”

“别问我哇!你知道我一做选择就头痛……话说这内裤屁股那边怎么那么奇怪?居然有纽扣!!”

“你穿反啦!”

“喔!你的内裤也好厉害喔仗助!!”

“……”


讨论良久,最终两个人决定还是露营一晚等明天再回去。

既然都出来了,怎么能白白浪费了那大半包的薯片曲奇巧克力小饼干呢。


>>


从推着机车在高速公路旁边的田野里找到空地,到手忙脚乱地搭完帐篷,一天之内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两个十六岁男孩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瘫成两堆文物。

因为是野外,四周除了高速上几盏孤零零的路灯外,只有一片空旷的漆黑。反而天空中却是出奇的明亮。巨大的北斗星悬挂在正中央。古老的银河载着不知名的恒星闪闪发光,朝向某个尽头寂静地流淌着。


“喂,仗助。”

“怎么啦?”

“我说,还要不要等流星了?”

“当然要啊,你不会是困了吧!”

“不,当然不是——!”

“哼哼,你要睡也可以,就等着明天听我炫耀吧!”

“——才不会输给你咧!”

“好好,笨蛋亿泰。”


明明眼睛只合了两秒,再睁开时,却似乎整个星空都移转了位置。少年本来粗声粗气的嗓音也像怕惊扰了什么般柔和了许多。


“喂喂……仗助啊。”

“……嗯?”

“我刚才在想啊,好像……也够了。”

“什么啊……?没听懂的说。”

“如果看不到流星,感觉也没关系。”

“诶诶,真狡猾啊……一开始非要来的可是你喔。”

“啊,是这样没错……”


偏过枕在手臂上的脑袋,旁边的人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脸庞的轮廓在星尘的黯淡光芒下被温柔地勾勒出来。身后的小麦被风吹过发出潮水一样的浪声,小虫躲在泥土里小心翼翼地开始歌唱。


“…………仗助?”

“…………在在。”

“你刚才……睡着了?”

“……没啦。”


他也合上了眼,模模糊糊地想起一些事情。比如大哥温暖的后背。失手打碎的糖果罐。和大哥一起放的风筝骨架断掉了又被黏好。妈妈烤的有点焦的小饼干。从手心飞出去的气球再也没回来。爸爸给买的红色小汽车。最喜欢的那条牛仔裤某天起短了小半截。院子里的狗尾巴草开花了。一直穿着的大哥的衬衫掉了一颗扣子。


太多改变不了的人和事,无法挽回无法埋怨。就算长大之后也判定不了对错,只能背负着往前继续跑。

那就只记得最好的吧。


比如当那个作为挚友的少年,在电影院里把自己最喜欢口味的冰淇凌递过来的时候,唇边那个若无其事又有点狡黠的微笑。

比如在小餐厅吃饭失手打落了杯子的时候,那少年说着没关系没关系,下一秒那些洒落一地的玻璃片在充沛的阳光下像碎钻一样合拢来。

比如……


比如此时此刻。

他用手背遮住了眼睛,隐隐约约觉得又有眼泪要掉出来。


“……星星……可真好看啊。”

“是啊,真好看呢。”


>>


凌晨三点。数量庞大的流星雨悄然降临。

彗星在银河的另一头溃散瓦解,极速流动着的宇宙尘埃拖曳出长长的温暖的轨迹从地球上空大片大片地坠落。明亮的星星的碎片燃烧着穿过大气层,然后像夏日窜上高空的烟火那般在接近地平线的地方消失了踪迹。整个夜空在某个瞬间壮丽得恍若白昼。

而两个少年在这片耀眼的天空下,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那么,做个每小时一千颗流星滑过的梦吧。


FIN.



附:大概是上了年纪,总想写写关于成长什么的……亿泰这孩子,经历了各种要命的事情,还是茁壮地傻乎乎地长大了。又心疼又庆幸。

接下来,世界会还给你所有最好的温柔的东西。

谢谢每一个陪在身边的人。


评论(11)
热度(104)
  1. 小树苗Last Solo 转载了此文字
    看得想哭,青春啊QAQ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