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 - 广濑康一想过平静的生活

仗露

忙得循环去世还是摸了这篇,圣诞&新年快乐!



>>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吗,还是只有高中会这样?”

“永远如此。特别是,当和你关系最好的两个友人互相暗恋的时候。”


——《这个替身使者不太冷》



>>


“哎呀好巧康一君,我可以坐吗?”

眼看着面前这个多次强制配对成功并且无法卸载,比流氓软件还无耻的人气漫画家,一脸浩然正气拉开椅子紧挨在身旁坐下,广濑康一一个手抖把炒面面包里的馅挤了一身。

“露……露伴老师,你怎么进我们学校食堂来了……”

“今天是葡萄丘高中的开放日,作为一个可以观察我的挚友的难得机会,我当然得来。”

一身皮衣皮裤皮手套的漫画家用手掌支起下颌,露出一个优雅的围笑。

……从今天一早开始总感觉被一股黑恶势力尾随还以为是新型替身攻击的我真是想太多了。

对这种强行偶遇逐渐见怪不怪的少年点点头,一边用单音节回答对方一边拿掉衣服上的最后一根面条,开始在心中倒数。

……三。

“喔喔,原来现在的高中生每天午餐是吃这样的食物吗?我学生时代倒是没有见过,把炒面和热狗面包相结合吗……真是有意思的发明。啊没关系,康一君你继续吃,我画个速写。”

“嗯。”

……二。

“上周取材时拍到了很有趣的照片,想着或许可以用在之后的番外篇里。康一君有空的话可以来我家坐坐,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好。”

……一。

“说起来,我刚才经过走廊的时候看见挂着卢梭的那幅《在枫丹白露森林中的木屋》。真不愧是培育出康一君这种优秀人才的学校,连装饰画的选择都这么有水准。”

“哦。”

……零。

话题终结者岸边露伴再也找不到其他可聊的废话,几秒的沉默后神色冷静地换了个坐姿,以一种最不经意,最冷淡,最“关我屁事”的语气随口问道。

“对了,怎么一直没看到仗助那家伙?你们是一个班的吧。”


独家理论再次得以印证的康一同学此时切身感受到了两千年前阿基米德跳出浴缸上街裸奔的心情。

康一将其命名为岸边露伴三句话必提东方仗助定理。


单纯的漫画家还沉浸在自己将这个纠结了许久的问题问得多么巧妙多么不着痕迹的自豪里,并没有在意引号挚友引号脸上那个意味深长的笑。

“仗助啊……他下课会先和亿泰他们打会儿球以后才吃饭的。现在差不多该来食堂了。”

“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他,那我就先——”

“看到啦,在那边。”


顺着少年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漫画家身上一贯的低气压又回来了。

不远的地方,被一大群女子高生簇拥着的几个男孩儿正被堵在门口。准确地说来,那一片甜乎乎的冒着粉红色心心的语调都只是冲着同一个人去的。

“仗助君~拿我的手帕擦擦汗吧~”

“仗助君~喝点水吧~”

“仗助君~等下一起吃便当吧~”

“仗助君~等下一起回家吧~”

“仗助君~……”

美少年应援团的资深团员们音调一个拔得比一个高,食堂门口瞬间变成了女高音选拔赛现场。被围在正中的高个子男孩儿胳膊下还夹着篮球,弯下腰来带着些手足无措的腼腆,对热情的女孩子们分别说了谢谢并逐一婉拒。今天也被拒绝的迷妹们四下散开,一张张脸上如沐春风的神色让漫画家开始怀疑自己和她们所属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语系。

为什么每个被我拒绝的人都一副同归于尽的表情,为什么。


安慰完身旁一脸要哭要哭的友人,男孩儿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某位露着大半截腰与内裤的不明人士,眼睛里的光源隔着十几米也能看出亮了几百个数量级,一手抱着球一手挥舞着胳膊,青春洋溢地一路小跑过来。

“啊露伴~你竟然也来参观了!”

看着那个奇特发型像什么神烦生物一样一颠一颠地凑到自己面前,青年漫画家感到脉搏都快跟着变成同样烦人耳目的频率。他站起身摆出jo立,使用一个最简洁的音节来表达自己的友好。

“哼。”

“吃过饭了吗露伴老师,要不要一起坐?”

“在做出这种邀请前,建议你先买罐咖啡表示诚意。”

“凭什么我买?”

“凭我比你大。”

“我还比你高咧!……欸别走啊,烦死了我去买就是了。”

“东烦仗助你说谁烦?!”

“……对了,我下午有场对高年级的球赛,露伴有空的话——”

“没有。”(一秒)

“欸,会很精彩的唷。考虑一下再回答会怎样啦!”

“我说仗助,你是不是脑子进发胶才觉得我会和你的粉丝后援团坐在一起看你打比赛?”

“什么原来是因为这个吗……露伴你的关注点好奇怪。”

“我根本没有关注你。”

“那,反正康一也会去的,和康一坐一起不就行了!”

“我之后和康一君还有约,就让ACT3远程为你呐喊助威吧仗助,你说是不是康一……哪尼?”

青年一扭头,这才发现挚友早在不知何时瞬移去了遥远的地方。


“这没我俩什么事了亿泰,要不要我请你吃炒面面包?”

两分钟前,深明大义的康一君如是说道。



>>


要命的是,葡萄丘高中二年级某知名不良与亲朋挚友人人喊打的少年周刊当红漫画家之间这种不可描述的关系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个人无论何时何地一碰上,就会在一分钟之内迅速演变成小学生“哼我讨厌你!”“哼我更讨厌你!”“哼反弹!”“哼反弹无效!”之类幼稚到连路人都懒得侧目的画面。


如果单是互相攻击也就算了,偏偏攻击到后来,还会逐渐发展成一个让哪怕是热恋期间手指脚趾恨不得全拧巴在一起的小情侣都略感不适的走向。

示范对话如下。


“哈哈哈哈哈你这土豪也会有没带够钱这种事吗我还以为你混身都镶了纯金随便掰一块下来就能把店买空的说!!”

“闭嘴混球。……不好意思小姐,我不买了。”

“诶——别啊,他家的三明治每天都是限量的,错过了好可惜哇!”

“别把你的零钱包抖得哗哗响你是要饭的吗。仗助,你听好。我岸边露伴,就算立刻马上破产,也不会向你借一分钱。”

“但明天就要来台风了,露伴瘦成这样要被吹跑的!不好好吃饭怎么行!”

“关你屁事。”

“嗯这个我付现金就好,还有刚才这个家伙的我也付了。”

“……东方仗助!!!”

“请叫我扶贫济困的男人东方仗助DA☆ZE”

“……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欠你人情吗,想得太美了。今天晚上给我过来,你露伴大人请客吃饭。”

“不用啦,我要复习功课的说。”

“你敢拒绝我岸边露伴?!”

“你这人讲不讲道理,只许你拒绝别人就不许别人拒绝你了!”

“海文滋多——”

“停停停停停!!!我来!!!”

“哼。”

“那,露伴工作结束以后给我发短信?”

“凭什么我发,搞得像是我求着你一样。”

“可是我每次短信你都回好慢或者不回的!”

“跟你谈不来。”

“有什么跟你谈得来吗请问?!”

“有啊,康一。”

“……”


“我觉得你可能想多了,露伴老师。”

已经换好外出服正在玄关换鞋准备出门,家中几乎快变成情感求助热线的电话铃声横空响起,杜王町第一活雷锋犹豫了几秒还是抓着狗绳去接起了电话。在听筒那端烂熟嗓音出现的瞬间,少年后悔了自己的决定。

眼看着挂钟的指针绕过了大半个圆周,之前还在狂摇尾巴一脸期待的大狗已经拖长了口水和地板睡得融为一体,那一头的人还是没有半点停下的架势,顺着电话线喷涌而出的气势如同替身攻击,足矣让一整个编辑部的人列成方阵集体下跪磕头。

“——绝对不可能,事实怎么看都是如此。假惺惺一副对谁都关心的样子,不反驳,不拒绝,不挑明自己的立场还想做好人。实在是差劲,人渣,烂透了。”

“……老师,仗助不是那样的人啊。只是包里有封情书,也不至于被你这样说吧……”

“你极力维护朋友的名誉这点我非常欣赏,康一。但是像他那种家伙,根本不值得你为他说话。还有那个替身能力也让人火大,净只做些多余的事。那么热爱修补破烂怎么不去抗震救灾,到头来只会帮班上的女生治治受伤的膝盖。再接下来,他是不是打算把自己的血和肉变成午餐包去发给非洲难民?”

“……仗助的能力好像做不到那种事,露伴老师。”

“不过这倒是让我有了灵感,下期番外篇里正好需要类似的情节。那样一来就需要新角色登场来推动发展了,素材可能会有所欠缺呢……康一君,你怎么想?”

我想遛狗。康一君对着听筒做口型。

不过顾及到社废人士对友情脆弱的期待,好心肠的少年撇了撇嘴,还是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

“……新角色的话,可以试试看用仗助作为原型呀。我觉得老师你对仗助有误会,如果借此机会聊一聊的话,或许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拒绝。让那家伙做主角,我的漫画会走向灭亡的。”


你拿我当情感咨询树洞又不肯接受意见,我看我们的单箭头友谊也要走向灭亡了。

提议又一次被否决的康一对着空气露出了看畜眼神。



>>


于今天下午五点四十三分进入龟友百货二楼的各位,可以观赏到东方家独子与某警局常客在文具柜台拿素描橡皮和三角尺互相丢掷的精彩表演。

以上演出如同杜王电视台三百六十五天从不间断的早间新闻,和观赏广濑康一被狗/女友/漫画家轮流遛一样,是小镇居民日常见证的娱乐项目之一。

作为这两大娱乐项目的唯一交集,主人公年仅十六的人生十分艰难。


回到家掏出手机,看着收件箱毫无例外地被来自两位友人的新简讯塞满,曾被吉良吉影打到1血也无所畏惧的少年此刻只想举四肢投降。


【发件人:仗助】

【我下午去买尺子的时候碰到露伴了!】


【发件人:露伴老师】

【我下午去买橡皮的时候碰到仗助那个混球了。】


【发件人:仗助】

【很莫名其妙欸这个人!上次都有来看我打比赛了,还一起喝了罐装咖啡,我以为已经和好了的说。结果一上来就拿尺子丢我。】


【发件人:露伴老师】

【看见他就不爽,还敢莫名其妙地靠过来,我就正当防卫了一下。】


【发件人:仗助】

【我很气来着,往他衣领子里塞了块橡皮。然后顺着腰掉出来又掉进裤子里了哈哈哈哈哈哈!!!】


【发件人:露伴老师】

【没想到那混小子居然敢当众羞辱我露伴,不可原谅。】


康一拿着手机倒在床上,先面无表情地回复了仗助「哈哈哈这种事你可真干得出来啊?」之后,又回复了「后来呢?」给露伴。十几秒之后,手机几乎是同时收到了回信。


【发件人:仗助】

【然后就打了一架。我都没怎么用力的!露伴那家伙倒好,我简直怀疑他练过标枪,到现在脸还好疼。回家老妈问怎么回事,我说被猫抓了。要是我妈问到你,可别说漏了啊康一。】


【发件人:露伴老师】

【我揍了他。】


「放心吧仗助!不过,露伴老师真是一如既往的过分啊……」


「你没让他受伤吧老师,上次仗助被钢笔扎的疤到现在还没消呢。」


【发件人:仗助】

【没关系的,很快就会好啦!不过感觉之前的努力全白费了……果然一开始不该惹他生气的,是不是去给露伴发简讯道个歉比较好?】


【发件人:露伴老师】

【没有,就算有也是他活该。】


【发件人:仗助】

【我发了。好紧张啊啊啊啊!!!!!!!!】


【发件人:露伴老师】

【……康一君,如果你明天去学校看到他脸花了,麻烦告诉我。】


「其实仗助你并不用道歉啦……又不是你的错。」


「欸?你果然还是下手很重吧老师!」


接连发送完两条简讯,少年翻了翻收件箱,看着在置顶的女友名字下面不断互换先后顺序的两位友人名字,感到一阵身心俱疲。一口气还没叹完,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发件人:仗助】

【露伴不回我诶……………】


【发件人:露伴老师】

【那次的疤到现在还没好?他是不是凝血功能有障碍?】


「露伴老师你既然这么关心仗助就好好跟他说啊!!!」


……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


手机一直没有再响起,意识到了异常的少年怀着某种不太好的预感,点开发件箱确认了一眼。

最后那一条本来以为发送给了漫画家的简讯,题头处赫然写着:

【收件人:仗助】


友谊 is over。

康一有点如释重负地这样想。



>>


“昨晚二十时左右,我台接到多位市民举报电话,疑似葡萄丘高中某学生高举双臂欢呼奔跑穿过各条主街道的行为严重扰民,在此予以警告,希望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终于重归平静生活的康一关掉电视,遛狗去了。



FIN.

评论(16)
热度(236)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