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杉树丛 - Beware of the wolf!/恶犬注意

首先我要感谢亲妹给我喂的这口假药,弱智小英雄和的组合真是360°把我心肝肺戳成筛子……

一篇Roman/Peter无差,根本不原作向,通篇胡说拔道。

请编剧去铁厂吃塑料袋拌泥。


>>


Godfrey研究所新任CEO是个奇怪的人,这是上至人力资源主管下到门卫看守小组人人皆知的事实。

一张只有米开朗基罗亲手用黄金刻刀才能雕凿出来的俊脸,两条长腿迈开来随时能一步跨上奥林匹亚神山山顶,一米九大几的个子被伦敦手工定制西装衬得像是从十三岁初中女生玛丽苏文里走出来的禁欲系总裁。再加上他眉眼之间过于亲密的距离而形成的气场,让人随时以为他会从腰间掏出把未来战警里的原子加速消音枪,对着不小心压折了文件封面一角的员工脑门就是一子儿。

不过由于这种事情还从没发生,以上这些都也算不上Roman GODFREY奇怪的范畴内。

按理来说,这位年方十八的大小伙子除了某次一怒之下摔烂了秘书的ipad(“不就是我糖果传奇等级比他前一位吗至于吗QAQ”)之外,还算是个比较与人为善的老板。


被上司要求去CEO办公室签字的跑腿实习生推开门,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情景。

年轻的总裁翘着两条颀长的腿,靠在皮椅上目不转睛地盯住手中的平板电脑,嘴唇上扬笑得邪气直冒。

女孩颤巍巍说了声您好,Roman这才发现有人来了。他立刻收起了那个让人心惊胆战的表情,两腿慢悠悠从空中画了个半圆踩回地上,把平板放回抽屉里收好,抬起脸盯着舌头都快打成九连环的实习生看。

“呃……先生,我,嗯……我是来……有份文件,需、需要您签名……”

“拿来。”

女孩在这股冷酷残忍的究极帅哥气场下都快背过气去,余光瞟到那握住钢笔的漂亮手指,脑中走马灯一样脑补起各种戈弗雷的五十道阴影,正在考虑要不要学女主跌个跤崴个脚,那男孩用沉沉的嗓音开口了。

“你,新来的?”

“是、是的,先生。”

“你过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年轻男孩对人勾勾食指,电影里各种暗流涌动的画面变成一千零一种可能性飞速掠过。女孩子差一点就魂飞魄散,憋着最后一口气强制镇定地走到他身旁,看着那只修长的手伸到轮廓优美的腰际,再往下。缓缓拉开抽屉,拿出平板电脑,点开相册文件夹。

屏幕上出现了一团黑色的糊糊。

“你看。”

Roman用一种柔和到瘆人的语气说。手指滑过屏幕切换到下一张照片。

那团的糊糊稍微清晰一点了,能看出是一只因为处于高速运动中而模糊的生物。

再下一张,女孩看到了那东西毛茸茸的黑尾巴。头的部分还是模糊的,不过光是这样,也能看见它的尖牙在一抹黑中露出点点白光。

她的心还在怦怦跳着,瞥了一眼一身黑西装的总裁,刚才那个不可捉摸的邪笑又回到他的脸上了。他的声音很轻,像个偷偷把新买的玩具四驱车带出来向朋友炫耀的小学生。

“这是我的——狗。”

“……?”

他一张张右滑着照片,嘴唇更加不能自制地往上翘着,完全沉浸在这个不明生物所带来的快乐里。

“……He’s so, sooo, cute.”

女孩盯着各式各样的狗照片从屏幕上滑过——几乎每一张都是糊的,光线都很昏暗,抓拍角度也不能更烂,能看出那条凶相毕露的大黑狗根本不想被拍。她感觉比亲戚聚会时被迫看了两个多小时姑妈家奇丑无比的满周岁宝宝照片的时候还要更不知所措。她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打破了这个和自己无关的甜蜜气氛。

“不好意思……请问,您给我看这个是——?”

小帅哥老板终于停止了邪笑,按熄了屏幕,再次用那种把人看得心里发毛的眼神望过来。他用一种与合作方谈业务的口吻说道。

“就是这样。他很可爱,非常可爱。我认为,有必要让更多的人知道。”

“……”

“你可以出去了。”


实习生姑娘失魂落魄地回到办公室,同事们纷纷投来了然而同情的目光。

“希望你没有说错话。”

亚裔博士走过来,和蔼万分地拍拍她的肩膀。

“对Roman家的狗作出负面评价的人,后来都发生了不太好的事情。”



>>


话题回到Roman这边。

白天在总公司日理万机,时不时与挪用公款搞黑科技的手下斗,与吃的心肝肺比自己打得炮多的长生不老亲妈斗,回到家里叫了声Peter没人应,这才想起小狼人去拖车还没回来,留他一个孤家寡龙,面对房里嗷嗷待哺的奶娃娃。十八岁的吸血鬼在他的头一个一百年还没过到五分之一的时候,就感觉看到了人生的尽头。

男孩儿一脸疲惫地看着Nadia趴在床栏上哭得力崩山摧,玩具被扔了一地,暗暗庆幸如果没有这几层顶级录音棚专用隔音海绵,估计四亿公里开外被吵醒的火星异种能直接杀来地球引发宇宙大战。

我要世界和平。世界和平。世界和平。

一米九的少年捂着脑袋蹲了下去。

他看到公文包里露出的平板电脑一角,空空的脑袋里忽然闪出一个念头。

Roman觉得自己的主意真是超屌了。


“宝宝,宝宝不哭。给你看狗狗。”

年轻的Daddy飞快地点开早就添加到桌面的手机相册,从那些随时上传到云端同步的“狗”照片中挑出一张最清晰的,献宝似的递到嚎啕不止的奶娃娃跟前。

Nadia睁大眼睛看着屏幕上龇牙瞠目的大型恶狼,空气里瞬间安静了。

男孩儿喜上心头,一张一张向宝宝展示起那些只有每个月的一个晚上才能有机会拍到的珍贵照片。

“是吧,我们Peter超级可爱对不对?这张这个表情,看起来好呆。你再看这张,吃那么多培根一口吞,真是——”

下一秒,小婴儿的哭声在狭小的空间里更加歇斯底里地炸开,连带着的还有一缕从鼻腔里缓缓流出的鲜血。男孩儿用手捂住鼻子,眼中的光明在双重暴击下,缓缓熄灭了。

比起被亲生女儿试图谋杀更可怕的事发生了。

亲生女儿不是狗派。


这是在Roman GODFREY充斥了各种怪力乱神血糊淋漓的破事的人生中,最紧急事态。


“Peter,你下次变身是什么时候?还有几天?”

“……你不会自己谷歌阴历吗,还有两天。”

下班回来的吉普赛少年把沾满机油味的皮衣外套往沙发上一丢,光着脚去翻冰箱的模样像极了刚从冬眠中醒来的毛熊。

“——你要是再敢拉着我玩飞盘,我会咬穿你的腿你信不信。跟你讲了多少遍我不是狗——啤酒呢?我快渴死了。”

“好,这次不玩,我保证。啤酒在这,给你开好了。”

一回头见到史上最年轻CEO兼Godfrey家族企业继承人一脸狗腿地坐在对面睁圆了眼睛盯着自己,Peter心中有了隐隐的预感。他皱起眉头。

“发生了什么事?”

“……Peter,你要跟我保证。你听了以后不要生气。我和你说,是真心想要解决问题的。你如果有情绪,可以冲着我来。”

男孩儿见对方诚恳严肃的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啤酒举到嘴边又放回原处。伸过胳膊去使劲揽揽他的肩。

“如果真生气我也只会把你剃成光头。我对月亮发誓。”

Roman想笑没能笑出来,眼睛和眉毛之间的距离压得更低了。他深深吸了口气。

“Nadia她,好像不喜欢狗,呃,狼。”

狼人少年歪了下头,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我思考了很久,可能是第一次你在她面前变身的时候把她吓着了。不过这个是可以弥补的Peter,没关系的Peter,我能解决的。你后天晚上能不能就呆在家里,我给你买好多好吃的!你只要跟我一起陪她玩,我都安排好了,拜托,这次之后一定……”

“……Roman。”

“什么?”

“我觉得你可能是傻。”

“为什么?”

吉普赛男孩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伸手按在同伴眉心,把他那个紧张兮兮的表情用指腹揉开。然后他收回胳膊,在空中环绕一圈做了一个手势。

“You know what? I’ll do everything for us.”


落了重音的最后那个词,在他露出的微微一笑中,变得暧昧不明。



>>


当河堤上打瞌睡的灰雁纷纷归巢,当夕阳从铁杉枝头撤下了光芒,当婴儿在旋转木马和八音盒编织的梦境中寻找妈妈的影子,当今夜月圆。

在铃兰花香的围绕下,不满周岁的小公主睡得酣甜。怀里抱着用喝阿尔卑斯山泉水长大的羊羔绒毛制成的小兔,身处的梦中都是明晃晃的太阳光,对阴影里那些看不见的角落没有丝毫防备。

厚重的门被缓缓推开。

黑影悄无声息地滑到床边,被全蕾丝手套包裹的纤细手臂把熟睡中的明珠抱起,褴褛的斗篷下口唇鲜红,女巫耳语般吐出童话里让公主沉睡百年的魔咒。

“国王带上荆棘冠冕,蜥蜴断尾,漂亮男孩吹响芦笛,天竺葵在夏天枯萎。”

“最耀眼的珍珠啊,你将从此——”


“——放开公主殿下!!”

突如其来的喝声让入侵者停止了施咒,小婴儿也被惊得睁开了眼睛。身材高大的骑士手持宝剑站在门口,摆好了随时开战的姿势,紧随其后的是他忠诚的狼。

“哦……小先生,冷静点,放松。你瞧,我这已经放下啦……”

女巫慢慢把手中的小人儿放回睡床,忽然对那男孩儿一挥手,一连串的咒语像一道看不见的闪电击中他的胸口,勇敢的骑士痛苦万分地倒在了地上。

小公主睁大了那双西班牙海水一样的眼睛,望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女巫一边发出放肆的大笑,一边转过身重新抱起女孩。但她还没来得及眨一下眼,那只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大狼便扑了上来。利齿对上咽喉。

连尖叫都没能发出,她便捂着脖子上喷出的血倒了下去。

一地殷红。


濒死的骑士挣扎着爬到小公主的身边,抚摸着她柔软的金发,他的狼在一旁垂下了琥珀色的眼睛。

“听我说,我的公主。以后我不在了,就让Peter来保护你吧。”

他用尽力气把小姑娘抱到黑狼的面前,男孩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哽咽。

“要和他好好相处,这是我最大的愿望。Nadia。”

小小的女孩望着他。好像什么都听懂了,也好像什么都没明白。还是那个透明的眼神。

她伸出肉乎乎的小手,从黑狼的头顶一直摸到湿漉漉的鼻尖,到嘴巴,再到温暖的下巴。然后像是被那毛茸茸的触感逗乐了似的,咯咯地笑了起来。

再然后,她展开双臂,和对待最心爱的毛绒小兔一样,给了它一个毫无保留的拥抱。


“Yay——!!!!!”

Destiny一个翻身从黏糊糊的茄汁里爬起来,欢呼着在小狼耳朵上亲了一口。

“哇哦,这个小学生剧本真的有用耶!演得还真不赖,说真的,最后那边我都感动了。等下怎么庆祝好呢,好久没吃土耳其烤肉了,还有蓝莓小松饼……等等Roman,你该不会真的哭了吧?”

“呜……”

哭包骑士举着从亚马逊买来的探险时光塑料宝剑,坐在地上抱着女儿靠着他的狼,停不下来地用手背拼命擦着红红的眼睛。

“太、太,好了呃呃……Peter……”

黑狼无奈地看着这个哽得连话都讲不清的大男孩,硬邦邦地摇了两下尾巴。本来想舔舔他的手以示安慰,没料到男孩儿又偏过脸来打算再说些什么,粗糙的狼舌头贴上来,咻一下舔了他满嘴。

“……”

“……”

姐姐大人头一次看到那个把起妹来没脸没皮的Roman GODFREY,漂亮的嘴唇上全是亮晶晶的狗口水,从脸颊到脖子根,红得像张姨妈第一天没来得及换的卫生巾。


“……男孩们,我下楼去叫外卖。”



>>


今天晨会,本来好好一个“腺苷酸与黄嘌呤的杂环化合物对血素代谢的影响”会议在他们亲爱的Roman·公司是我家·爱狗你我他·GODFREY先生的日常捣乱下,再次变成了高糊狗照片幻灯放映大会。

Pryce决定把禁止总裁携带任何终端设备进入会议的提案加入议程,句号。


FIN.


评论(9)
热度(31)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