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门之神请你放过我好不咯

再也不能忍 写了一小段船长x铁匠 在sy上搜刮了一晚大多都是些船长受的文 为何啦。。。船长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会烤108道花式鱿鱼不重样(别信)真是忍不住想看他气哭傻白甜小铁匠噢噢噢噢——
还有威尓的不死梗真棒啊 吾身未老吾爱先亡什么的 不就是普大喜奔的HE嘛(青蛙乱舞
于是就下手了。。大概还会写篇正经的。


“我会衰老,咬不动苹果,再浓重的眼线也遮不住逐渐深陷的眼窝,舌头麻木到分不清朗姆酒和海水的滋味。”
“而你,威尓。永远会这么英俊,逐日强大。像这海岸线一样长久。”
“永无岛的童话属于你,我亲爱的威尓。但是邪恶的铁钩船长,终将是会死去的。”
杰克平静地说着,声音里透露不出半点的悲哀或是不舍。相反地,那双神气的黑眼睛却出奇明亮,唇角翘起漫不经心的笑容,就像初次威尓见他时那样。
——那个骄傲的,狡黠而又略显天真的海盗王。
这个不败的男人此时此刻却在向他道别。威尓觉得身体里有一块塌了下去。
“不。你是Captain Sparrow,记得吗,你说过的。黑珍珠的船长Jack Sparrow,绝对不会——”
“好了,亲爱的威尓。一个好水手是不会哭的,他的眼泪属于大海,你要记住。我的好男孩,Savvy?”
杰克又笑起来,那双平日里吐不出什么正经话的嘴唇向一侧扬起,带着切实安慰的意味。他有些吃力地伸出一只套满了古怪戒指的手去摸那张年轻的脸庞。
“这片海全部属于你。威尓。”
浓黑的眼线顺着眼角融化开。那只伸出的手最终还是因为失去了支撑的力度而垂了下去。加勒比海盗脸上的微笑依然没有消失,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泛出淡淡的金光。威尓第一次意识到这家伙在丢开那些黄段子和油腔滑调之后,温柔起来的样子竟会这么该死的好看。
他听见他用轻不可闻的语调说。
“朗姆酒喝光了。我也该睡了。”

这是在威尓永恒的生命中,最后一次听见他的声音。

评论(25)
热度(25)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