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记忆里停止的,笑着的少年模样,我是那样渴望看到你毕业时傻乎乎的眼泪,为论文苦恼得直揪头发,婆婆妈妈纠正我平片假名不分的短信,为没来得及晾干而发霉的袜子发脾气,公司年会喝高抱着红绿灯狂吐,一点点松弛的腰腹肌肉,眼角爬出的皱纹。

狼狈不堪也好,失去十七岁的梦想也好,一起变成整天玩滚球游戏的糟老头也好。

都比只能在梦里见到的漂亮朋友,好一万倍。

一百万倍。


cher cerf:

De l'eau qui m'entourne, me rappelle un sincère ami, et son temps terminé dans sa jeunesse interminable.
我曾想也许水塔够高,他的一端时间确实是不流动的。


@Last Solo 充满文学气息的法语文案,我这个c1写作刚刚及格的人感到了文学的了不起。

JOJO - Kir à la Cerise

私设一堆的小短篇,看tag就能知道我对这两人执念多深。


>>

尖细的笔刷蘸饱了水彩,在纸上流水似的旋转,等画家提起笔,一家咖啡馆跃然纸上,一大盆鲜润的宽叶植物掩住半边玻璃窗,猫咪翘起的尾巴尖偷偷藏在转角的墙后边。

十岁的男孩儿看得入了迷。直到作画的人抬起头来,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还一边自来熟地伸手来摸自己脑袋,他这才慌张地倒退一步躲开,一边鞠躬一边不断重复着唯一会的那个法语单词:“吧咚!吧咚!”,末了抓着小书包背带急急忙忙跑出去几十米,环顾四周,高眉深目的洋人来来去去,哪还找得到半点父母的影子。

时近奥赛闭馆,游客和工作结束的当地人成群结队地涌进地铁,年轻的情侣等车闲...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