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 - A Mon Cher Chevalier / 致我亲爱的骑士

生日快乐,全法第一的波鲁那雷夫先生。

我这样渴望看到你幸福,快乐天真,变成四肢健全的老头,每天躺在沙发上和少年好友一起唠唠嗑看看橄榄球赛。但我知道这永远不可能,因为你是战士,剥夺你的剑等于剥夺你的尊严,唯有在战斗中死去才是最高荣耀。那么请至少知道,永远都会有人与你并肩。

原作走向+生存院,波花/花波无差前提


>>


 一直到登上回小镇的火车,用行李旮旯里摸出的四枚硬币买了一小袋马德莱娜蛋糕,对徐娘半老的乘务员阿姨抛了几个礼节性媚眼,波鲁那雷夫那股“突然能无障碍听懂周围人讲话了难不成是替身攻击?!”的不适感才稍微消退下去一点。

他看着窗外飞...

周末和鹿宝跑到虚脱,两天拍了七百多张,一修图又充满了能量。两位简直神仙眷侣!!大概因为是神仙所以对不上焦吧

打算印些照片做明信片,有人想要吗……我们拍得很辛苦的……(流下卖艺的五彩泪花

JOJO - 不奇妙的秘密行动组

  @扶正祛邪 最可爱的小傻乎乎宝贝77生日快乐!!!欠了好久的一个花波特工paro!

依然是通篇胡说拔道+私设满天飞


>>


“草莓大奶呼叫樱桃大嘴,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over。”

“大嘴收到,大嘴已就位,over。”

“汇报目标行动,over。”

“目标正在与一个身着冰o女王公主裙的小孩合照,后面还有三人等待。你那边情况?over。”

“所有快速通道票伪/造/件已经拿到,随时准备行动。顺便一提比起艾o莎我是o娜派的,over。”

“目标向三点钟方向移动,最近设施是飞天转椅,确认是否行动,over。”

”在西...

青时当空

花波波花都行,我真是爱死这一对……一个和77讨论的梗,有好友一起吸波总是人间第一喜事啊(;´༎ຶД༎ຶ`)

大概是19和26岁的一个设定


 >>


今年夏天热得夸张,自宅警卫队队长花京院同学把自己在宿舍里黑灯瞎火关了一周,打游戏打到主机像冬天的炉火一样徐徐冒出白烟。他生无所恋地把滚烫的手柄丢到一旁,拉开百叶窗换气。阳光热浪扑面而来,对面一整栋楼的爬墙虎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花京院忽然想起,钱包的某个角落里,还有一张去年刚读大学的时候一时兴起办的游泳俱乐部会员卡。

这么久没穿,希望泳裤松紧带别太松。

他有点愉快地想着。...

有人要代购阿花脖子上那条H家小丝巾吗我可以提供波总签名发票

cher cerf:

🌈🍒
有参考有参考

漂亮的手写体来自my @Last Solo 

JOJO - Kir à la Cerise

私设一堆的小短篇,看tag就能知道我对这两人执念多深。


>>

尖细的笔刷蘸饱了水彩,在纸上流水似的旋转,等画家提起笔,一家咖啡馆跃然纸上,一大盆鲜润的宽叶植物掩住半边玻璃窗,猫咪翘起的尾巴尖偷偷藏在转角的墙后边。

十岁的男孩儿看得入了迷。直到作画的人抬起头来,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还一边自来熟地伸手来摸自己脑袋,他这才慌张地倒退一步躲开,一边鞠躬一边不断重复着唯一会的那个法语单词:“吧咚!吧咚!”,末了抓着小书包背带急急忙忙跑出去几十米,环顾四周,高眉深目的洋人来来去去,哪还找得到半点父母的影子。

时近奥赛闭馆,游客和工作结束的当地人成群结队地涌进地铁,年轻的情侣等车闲...

JOJO - 深海终时

原本只是想写空条博士潜水奇遇记,然后就产出这个……

瞎用了广义相对论的水塔梗,承&花


>>


从海水表面下潜数公尺,穿过受阳光照射形成的温水层,海水的温度和密度开始发生急剧变化。前一秒还在眼前欣欣向荣的微生物群消失了,除了头灯那一道孤零零的光柱,只有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的,纯粹的黑暗。

他想起在十几分钟前拍到的稀有神仙鱼照片,在呼吸罩里露出一个很小的笑容。


接下来,在更深的海域里,会和第一次尝试浮出水面呼吸的独角鲸擦身而过吗。


孤独的,宛若神迹的巨大生物,从一千米的海底深渊里挣脱地心引力一路上游。眼前漆黑的海水慢慢慢慢一蓝再蓝,...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