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京院和波鲁纳雷夫坐麦比乌斯圈过山车

水哥战之后的医院陪护过夜,花波情侣关系前提。物理意义上这一篇是波花,不过他俩在我心里不存在左右位,随便丢硬币决定的。

希望阅读愉快!


点此乘坐一号过山车➡️ 🎢


【JR/仗露文评】空位存留&一千零一页

我感动得跌倒在地(´・̥̥̥̥ω・̥̥̥̥`)

这两篇文是我抱着对仗助(以及老师)的生活的好奇心而写的,一开始并没有把握究竟会写出怎样的故事,一切剧情走向都是这两个人和他们周围的一切在推着走。每个故事的结局都是人物给我的惊喜。

收到这样的读后感大概是做为一个写字的人最惊喜的事情了,谢谢小琼!也谢谢你为JR所做的贡献!


今天的白琼依旧不想更文:

先圈圈我们世界上最可爱最美丽的安桑!!!


    @Last Solo 


然后贴一下原文


JOJO - 空位留存


JOJO...

JOJO - Happy Ending / 快乐结局

花波波花无差,标题说明了一切。

这是一个有点长,有点难过,但作者觉得充满了希望的故事。

祝阅读愉快。


>> 


7:00

闹钟准时响起,很快就被波鲁纳雷夫伸手按掉,他扯起被子蒙住脸翻了个身。


7:16

他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走进卫生间尿尿。


7:18

“记一下晚上买纸。”他对银色战车说。


7:31

他冲完澡出来,在下巴上抹上泡沫,把夜里偷偷冒出来的胡须渣刮得干干净净,拍上须后水。完了对着镜子端详了两分钟,换了十八个他自以为很帅的表情,终于满意。开始整理头发。


7:46

他给那盆虎皮兰浇了水,放到太阳能照到...

JOJO - 一千零一页

太神奇了,这一篇从四部还在播的时候就开始写,现在茸总出来了终于写好了……也算是给因仗露粉我的朋友们一个胶带,我祝贺我自己。

这是空位留存那个故事的前篇,一个极其慢热极其黏糊的恋爱预告,很长,时间点从四部结尾开始,是某个通往仗露结局的世界线 :)

希望你阅读愉快。


>>


妈咪,爱是啥呀。

八岁的东方仗助正趴在客厅茶几边的地毯上玩小汽车,因从一旁播放着的八点档电视剧对话中捕捉到了关键词而忽地抬起头来,一双求知欲旺盛的眼睛和小狗一样亮晶晶。

朋子小姐一边剥毛豆一边这样回答了他。


“仗助,你听好。”

“就算你捣蛋,不听话,把我的口...

JOJO - A Mon Cher Chevalier / 致我亲爱的骑士

生日快乐,全法第一的波鲁那雷夫先生。

我这样渴望看到你幸福,快乐天真,变成四肢健全的老头,每天躺在沙发上和少年好友一起唠唠嗑看看橄榄球赛。但我知道这永远不可能,因为你是战士,剥夺你的剑等于剥夺你的尊严,唯有在战斗中死去才是最高荣耀。那么请至少知道,永远都会有人与你并肩。

原作走向+生存院,波花/花波无差前提


>>


 一直到登上回小镇的火车,用行李旮旯里摸出的四枚硬币买了一小袋马德莱娜蛋糕,对徐娘半老的乘务员阿姨抛了几个礼节性媚眼,波鲁那雷夫那股“突然能无障碍听懂周围人讲话了难不成是替身攻击?!”的不适感才稍微消退下去一点。

他看着窗外飞...

JOJO - 不奇妙的秘密行动组

  @扶正祛邪 最可爱的小傻乎乎宝贝77生日快乐!!!欠了好久的一个花波特工paro!

依然是通篇胡说拔道+私设满天飞


>>


“草莓大奶呼叫樱桃大嘴,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over。”

“大嘴收到,大嘴已就位,over。”

“汇报目标行动,over。”

“目标正在与一个身着冰o女王公主裙的小孩合照,后面还有三人等待。你那边情况?over。”

“所有快速通道票伪/造/件已经拿到,随时准备行动。顺便一提比起艾o莎我是o娜派的,over。”

“目标向三点钟方向移动,最近设施是飞天转椅,确认是否行动,over。”

”在西...

青时当空

花波波花都行,我真是爱死这一对……一个和77讨论的梗,有好友一起吸波总是人间第一喜事啊(;´༎ຶД༎ຶ`)

大概是19和26岁的一个设定


 >>


今年夏天热得夸张,自宅警卫队队长花京院同学把自己在宿舍里黑灯瞎火关了一周,打游戏打到主机像冬天的炉火一样徐徐冒出白烟。他生无所恋地把滚烫的手柄丢到一旁,拉开百叶窗换气。阳光热浪扑面而来,对面一整栋楼的爬墙虎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花京院忽然想起,钱包的某个角落里,还有一张去年刚读大学的时候一时兴起办的游泳俱乐部会员卡。

这么久没穿,希望泳裤松紧带别太松。

他有点愉快地想着。...

JOJO - 广濑康一想过平静的生活

仗露

忙得循环去世还是摸了这篇,圣诞&新年快乐!


>>


“人生总是如此艰难吗,还是只有高中会这样?”

“永远如此。特别是,当和你关系最好的两个友人互相暗恋的时候。”


——《这个替身使者不太冷》


>>


“哎呀好巧康一君,我可以坐吗?”

眼看着面前这个多次强制配对成功并且无法卸载,比流氓软件还无耻的人气漫画家,一脸浩然正气拉开椅子紧挨在身旁坐下,广濑康一一个手抖把炒面面包里的馅挤了一身。

“露……露伴老师,你怎么进我们学校食堂来了……”

“今天是葡萄丘高中的开放日,作为一个可以观察我的挚友的难得机会,我当然...

JOJO - 巴黎症候群/Syndrome de Paris

仗露。求别再屏蔽了我外链就是啦!

舍不得之前几位的评论TAT 重发加了来自两位亲友的绝赞插画,谢谢阿意和my甜妹!一次贴两张图我真是奢侈到爆(抱树大哭

P1 @杜王町花京院养殖中心

P2 @痛并渴痛 


>>


从东京起飞直到抵达,当地时间指向晚上九点。

长达十六个小时的漫长飞行穿越了整个欧亚大陆,穿越了黄昏线,穿越了黑压压的俄罗斯原始森林上空以及蓝如水晶的地中海。当成群结队的旅客离开机场走出廊桥,被大厅一侧巨大落地窗所投射进来的迟落的夕阳照了满眼,无论是抱着安然入睡的小女儿的夫妻,独自出行归来的白人少女,手提公文包西装革...

JOJO - 空位留存

一篇不太像糖的糖,我的仗露终于告白了可以R了……

29话够我吃到过年,啊,感谢苍天。


>>


再后来,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前一分钟才因一点破事吵嘴吵得大动干戈,互相扯着领子推推搡搡的对骂很快就升级成了上房揭瓦。嚣张地挥舞着拳头却始终没有真正落下的男孩儿终究败下阵来,气得憋红了耳根,眼眶里晶晶亮的东西像清晨汇聚在薄荷叶子尖儿上摇摇欲坠的那一大颗露水,被一个伪装成擦汗却装得相当失败的动作偷偷抹在了掌心。然后,突然说了一句。

“我要走了,露伴。”

……是吗太好了,我这就去买串鞭炮庆祝一下耳根清静。快给我消失。

漫画家当时好像是这样回答他的,边整理被扯得...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