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安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增加全世界第一个本hiro的tag!!!(你怎么哭了

给妹儿的 写啥都亲不上去。not my fault。

短。祝吃得愉快。


>>

咔嚓。

………………………………………………………………

足足半分钟的寂静后,桐岛广海捧着两块裁剪得体的布,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明亮的,把方圆十里所有老公鸡给吓出蛋来的嚎叫。


事情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这是铃兰新生入学式的前一天,从学校领取完校服,三人一起回家的路上。桐岛竖着眉头突然开口了。

“校服真他妈丑。”

“好。丑。”

本城一如既往对同伴表示了无限制放纵的附和。

“……”

杉原也一如既往和他的墨镜一起保持着沉默。

“我简直不想穿。”

“好。那就不穿。”

“……”

“我要改良。”

“好。改。”

“……”

“我们一起改。每人不同款。”

“哈——”

本城那个“好”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墨镜下无声胜有声的眼神制止了。于是他及时地改了口。

“我觉得阿诚那身挺适合的,就算了吧?不如我们帮你改。”

“好吧好吧。我觉得下摆太长,要剪短。像这样的。”

刺猬头少年看起来心情很愉快,伸手在空气里比划了个长度,眨了眨眼睛露出孩子气的神情。


中学生是一种典型的群居动物,群居动物总会有那么一个长期定点聚集地。而海老冢三人用来为第二天打谁的牙踢谁的蛋蛋出谋划策的根据地,就在本城家二楼的储物间。

现在,三个即将成为高中生的少年再次挤在小房间里围成一圈,中间摆着刚拆封的一套新校服。本城趴在地上,捏着一小截白粉笔往布料上画线。

“我妈给我裁衣服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Hiromi你等下按着线剪就行了。——喏。小心点。”

男孩把手里的剪刀和校服递给同伴,随口又说。

“啊,说起来,前两天我还在烟店门口碰到伊崎学长——”

对准白线正准备开剪的桐岛猛然手就抖了一下。然后。

咔嚓。


在同伴长达一分钟宛如长鸣警钟一样的号啕声中,戴口罩的男孩盘腿坐在一旁,默默为自己高中生涯首篇日记打好了腹稿。

“八月三十一日,晴。Hiromi不高兴。”


从铃兰毕业之后桐岛才明白,不高兴和竖眉头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过在他顿悟之前,本城都是负责寻找解决办法的那一个。他一边给桐岛拍背一边说。

“没事的,我妈是裁缝。我让我妈给你补。”

“……开学第一天穿破衣服多丢人。”

“那就再去买一件好不好?”

“我零花钱少。”

“我借给你。”

“不要。上次买泡泡糖钱还是我付的。”

几乎要和墙融为一体的杉原在一旁非常想吐槽“这是什么对话你们是上体育课裤子刮破回家怕被妈妈骂的小学生吗求你们了快想起来我们是不良啊”,不过似乎比起这种可以被原谅的ooc,还是自身人设崩坏更为可怕,于是杉原决定继续和墙壁一起保持长年累月的沉默。

而那边的海老冢小霸王桐岛广海同学,在那双去掉眉毛之后看起来完全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眼睛里,眼泪已经开始直打转了。


本城很轻很轻地叹了一口气。可惜那声质量极轻的叹息被口罩完全吸收了进去。于是桐岛听到的只有后面那句话。

“那,我的给你吧。”

“咦?!!!”

“我给你改好了明天带过去。”

“可是——”

“喔我突然想起来,之前身高填错了。所以这件我穿会有点大。Hiromi的话就正好啦。”

“那明天开学式——”

“干嘛非要遵守校规。老子可是不良啊。”

明明是一堆讲出来连自己都无法信服的理由,放在有些人身上还偏偏管用。


当天晚上,本城的日记本上只写了一句话。

“八月三十一日,晴。衣服难缝。”


至于后来,本城和某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穿白衬衫的前辈同时被“穿私服上学同好会”评选为并列第一,男孩也只是一笑而过(虽然没人看得见)。


而著名的海老冢三人组的铃兰高中日常,这才刚刚开始。



评论(11)
热度(15)
© Last Solo|Powered by LOFTER